缅怀成思危主席

作者:张士元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年08月03日
  
分享

  2015年7月12日上午,我在湖北炎帝图腾山上考察时,得知成思危主席逝世的消息,我一下楞在那里,心中一片茫然。

  我回忆着和主席相处的日子,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1996年我赴黄河中部革命老区延安市延川县进行文化考察,看到老区人民一天只吃两顿馍馍,没什么菜,村中没电,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生活状况极其贫乏。如果需要打电话,必须从黄河岸边小程村翻两座大山,行程六个小时山路到土岗乡镇去打,电话还是老式手摇电话。小程村民没见过北京人,他们好奇地听我介绍未来美好的前景。村支书程海激动地说:“如果真像张老师说的那么好,我就带领村民磕三个响头。”贫穷的村民渴望致富啊!

  回京后,我把延川县的贫困情况向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和民建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陈明德作了汇报,他们听后心情异常沉重。我在反映延川县情况的同时,也把考察发现延川县有着5000年文明文化的遗产,具有世界级别、极具地方特色的地貌景观进行了介绍,提出开发当地文化,以文化扶贫模式改变乡村面貌的建议。

  成思危主席和陈明德副主席非常赞同我的建议,并作出了具体指示。随后,我再赴延川县黄河大转弯两岸进行了近二年六次的考察,其中一次在小程村居住五个月,诠释出中华民族古人类遗址的文明文化内涵,并把这块古人类原始文明的发源地,命名为黄河“乾坤湾”。

  这在当时,引起个别学者的强烈反对,甚至提出:“什么乾坤湾,纯属胡说瞎造,这样把学术界全搞乱了,坚决反对。”这对我们提出的文化创意扶贫工作形成了很大的阻力。

  1998年冬天,我冒着大雪,带着全县领导和乡亲们的期望,踏上返回北京的长途汽车。

  回京后,我向成思危主席和陈明德副主席进行了汇报,在交流中谈到中华民族的文化是多元性的,中华民族文明文化的创新和发展是时代的需要。

  成思危主席听了兴奋地说:“好!好!好!士元,就按你说的文化多元性思维,我们创建文化扶贫新模式。”随后,在成思危主席的支持下,由陈明德副主席牵头,陕西省副省长、省民建主委李雅芳联合向全国政协提出提案。

  1999年六月,我在黄河乾坤湾永和县接到陈明德副主席的电话,告诉我:咱们全国政协文化扶贫提案已落实到国家规划中,成为陕西省十大文化旅游区之一,并制定了十年的发展规划。我兴奋地站在县文化局的走廊上,大呼:“成功了!成功了!当地老百姓就要致富了!”

  黄河乾坤湾列入国家文化开发项目之后,成为世界文化焦点,并被列为中国十大峡谷之一、国家地质公园、中央电视台黄河文化的永久片头。延川县的贫困状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年后,我再来到小程村时,村民已经使用手机打电话了。全国各地和国际游客纷至沓来,拉动、繁荣了当地经济,该提案也被评为全国政协优秀提案。

  2003年9月民建中央文化委员会成立,成思危主席出席会议并讲了一段名言:“汉朝的王昭君墓很多的学者专家进行了考证,有说真有说假,我说真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通过王昭君的墓来展现出匈奴文化。”思危主席接着问我说:“士元,乾坤湾怎么样了?”我说:“主席呀,乾坤湾两岸中的延川县已经开发了,东岸永和县还没有列入国家规划呢。”主席说:“士元,你和同志们一起想办法,进行文化扶贫开发研究,使黄河东岸也列入国家规划。”

  过了“十一”,我又来到黄河乾坤湾东岸永和县进行调研考察。一次,黄河两岸大雪纷飞,山路被封,我困在了黄河古渡口的小店里,仅有一部信号不好的座机,我与临汾市失去联系。我们在古窑中忍受着刺骨的寒冷,后来思危主席和陈明德副主席知道了,马上安排人联系延安民建市委,请他们驱车二百多里渡过黄河接我回北京,唯恐我出现意外闪失。但我还是坚持着留了下来,待天晴日出之后又到山中考察,发现了具有原始哲学理念的古村落,又把这个古村落文化列入了全国政协的扶贫提案,得到山西省副省长、省民建领导张少琴和太原市副市长韩儒英的支持、帮助,促成了国家“三黄三带”文化开发项目。

  此后,我2004年在河北丰宁县考察中发现了世界上极其罕见的巨手崖刻祭祀台,确定为3000年前的“山戎文化”,之后山戎文化被列入国家文化旅游开发项目。2007年,我考证出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文化为北京源文化,获得了国际最新科研成果。与此同时,我考证出了三万年前的著名周口店山顶洞人祭祀骨片图案为“太阳飞鸟”;考证出北京王府井出土的两万五千年前古人类刻画的祭祀骨片图案为“中华神树”。到安阳市把世界著名的青铜器“司母戊鼎”的文化之秘诠释出来。近年来,我破解了世界第八大奇迹——湖北曾侯乙编钟文化之秘,并在炎帝故里随州考察发现了炎帝图腾山,在中国学术文化界产生了极大影响。

  以上这些文化考证成果,都源于思危主席的名言:通过王昭君墓的考古发现而展现一片匈奴文化。这句话盘旋在我的脑海使我开悟!时任民建中央常务副主席张榕明以前负责过文物工作,好奇地问我:“老张,考古学者几十年或者十几年考证不出来的学术难题,你怎么几秒钟就破解了?”我一下子被问住了,随后我说:“我是中国画家呀,思维不一样呀!”说这话时我内心多么感谢成思危主席对我的启迪呀!

  成思危主席走了,他那博大宽阔的文化思维和领导风范,让我和会员们深深地怀念,站在长江岸边望着滚滚东去的江水,我默默的祈祷:主席,祝您精神永世长存!

责任编辑:张晶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