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德安:永远的怀念

作者:金德安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15年07月30日
  
分享

  7月11日下午3点,那是一个我永生难忘的时刻:我站在协和医院ICU病房,此时的成主席已陷入深度昏迷,处于弥留之际。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最后一次握着他温暖的手,向他深深地鞠躬,做最后的道别。今天我们一同追思敬爱的成主席,思绪如潮水般涌来,一幕幕在脑海中呈现。

  1998年,我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工作,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成主席经常出席友协组织的外事活动,我们开始有了工作交往。2003年成主席出访拉美四国,我有幸参与陪同。2004年我调入民建中央联络部,在他的直接领导下工作。2008年成主席从领导岗位退下之后,我兼任他的外事秘书,与联络部同志一起协助他每年赴海外及港澳台访问,处理他与境外朋友的来往信件,并多次陪同他出访和在国内出席外事活动。

  下面我将与同志们分享成主席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几个方面:

  一、在国际舞台为中国发声

  成主席不仅在学术领域享有盛名,还非常注重对外交往,具有广泛的国际影响和威望,他是中国改革开放大业的积极推动者和实践者。

  2002年担任中国拉丁美洲友好协会会长后,成主席多次率中国友好代表团、企业家团、文艺演出团走访了拉美数十个国家。他拜会各国政要,出席政府和企业界合作的签字仪式,在国会、科研院校及友好组织的演讲,提升了中国影响力,促成了多项经贸合作,打击了台独势力,加强了人民之间的了解和友谊。我记得成主席2003年出访厄瓜多尔时,用流利的西班牙语在国会进行演讲,使大家倍感亲切,赢得了全体议员起立鼓掌。没人能够想到他是67岁才开始自学第六门外语——西班牙语的。拉美人性格奔放,能歌善舞,成主席每到一地,都要学唱一两首当地流行歌曲,他的即兴演唱常常将聚会推向高潮。

  为应对世界金融领域的重大挑战,针对国际金融形势需要, 在成主席倡导下,由中国、美国、欧盟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联合国和相关国际组织、全球金融机构和领导人共同发起成立的国际金融论坛(IFF)于2003年成立。在他担任主席的13年间,论坛有来自全世界500多位政治、经济、金融领袖和著名专家参加并演讲,共一万多人次的各界代表出席了会议。2014年12月5日成主席请假出院主持了最后一次年会,他为论坛发展呕心沥血,使之成为国际知名的金融外交及战略智库平台做出杰出的贡献。

  世界经济论坛创建于1987年,每年在达沃斯召开年会并围绕本年度主题,安排200多场分论坛讨论。来自数十个国家的千余位政界、企业界、和新闻机构的领袖人物参加,它已成为世界政要、企业界以及民间和社会团体领导人研讨世界经济问题最重要的非官方聚会和进行私人会晤、商务谈判的场所之一。成主席在2008年至2011年担任达沃斯中国委员会主席,他曾冒着严寒六次出席冬季达沃斯论坛。2008年1月成主席做完癌症大手术后不久,会领导派我陪同他前往会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是寒冷刺骨,条件简陋;二是满眼名人,但都行色匆匆;三是内容丰富,日程紧凑;四是中国受到的关注度之高是国人难以想象的。成主席平均每天参加的会议和对话近十场,涉猎的议题跨度极大,从经济、金融、环保、气候变化、抗饥饿到化学工业与管理等等。当北京代表处小曲与我商议可否请主席在题为“企业界在反腐败方面取得的成就”做嘉宾发言时,他恐怕此话题敏感,是否婉拒。成主席得知后当即表示接受邀请。他认为中国在反腐方面的决心和力度是很大的,我们应当在这方面做积极宣传,同时也可以学习借鉴国外的有益经验。成主席还参加了由BBC电视台组织的“石油价格与世界经济”现场直播辩论会,他的睿智、快速从容应对、全球性的战略眼光博得了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评。成主席作为主旨发言人参加的几场重要活动,常常是座无虚席,会场走廊里都站满了人,这在达沃斯是很罕见的。他演讲的最精彩部分是问答,国际会议推崇的交流和与互动。成主席的演讲之所以受到欢迎,一方面是他对整个社会面临的众多复杂问题有深刻的理解,不仅对中国经济改革及发展有着深邃的远见,同时对于全球性的挑战也有着基于长期研究而得来的清晰的分析和独到的视觉。当然用英文直接演讲,也拉近了与听众的距离。我清楚的记得,时任论坛北京办公室首席代表Jurgens先生非常敬仰成主席,当我提到主席虽年事已高,但特别注重学习,能够紧跟形势关注热点时,Jurgens先生当即纠正我说,成先生是leading潮流, 而不是following。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是成主席的好朋友,只要双方时间允许,他到京时两人常常会相约见面。他在悼念信中写道,成思危先生一直全力支持世界经济论坛在华的发展。他曾担任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日程理事会中国委员会的创始主席,极大推动了中国与世界的相互了解。作为世界经济论坛各项活动的积极参与者,成思危先生对于中国经济的真知灼见及坦率直言给我们的参会代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还写道,更加重要的是,成思危先生一直是我本人非常敬重的良师益友。我依然能够清晰地回忆起我们在过去这些年的一次次令人愉悦的交流。世界经济论坛在华的良好发展也得益于成先生所给予我们的建议与指导。

    二、推进民建的联络工作

  成主席非常重视民建的对外交往,提出“广交朋友,促进合作,扩大影响,稳步开拓”的十六字方针。他要求民建的干部和会员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具备国际视野,民建也开启了民主党派组织省级驻会副主委和秘书长、企业家会员出国培训的先河,为他们走出国门、开拓海外市场牵线搭桥。他不止一次在与会员交流时,为他们如何利用境外资源和市场出谋划策,当听到他们在海外取得进步发展的消息时也由衷的为他们高兴。

  成主席担任香港多所著名大学的名誉教授和顾问。从2000年起,他几乎每年都到访香港,轮流在各所大学和工商界演讲,并接受媒体采访。他解读世界以及中国经济走势,大力宣讲中央对港工作精神。他的渊博学识,爱国情操和敢讲真言的品质,深受人民敬重。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成主席访港时,出席了香港专业及资深行政人员协会举办的《未来五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及对策》经济形势报告会。该报告会原计划规模为100人,由于成思危原主席的个人威望和影响力,实际出席听众超过400人。现场气氛友好而热烈,精彩的问答持续到近11点。大家对成主席对经济问题的精辟分析和前瞻性的看法都表示欣赏和认同,尤其欣赏他的坦率和一针见血的回应,认为是一堂非常生动的国情教育课,令在场的人士深受鼓舞。此次活动也得到了中央领导人的高度肯定。

  每年两会期间,成主席都会邀请香港工商界和学术界的代表委员参加民建组织的餐叙活动,既宣传了我繁荣稳定香港的有关政策和精神,也与他们加强了联系,建立了友谊。

  成主席有着深厚的国家民族情怀,他长期致力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致力于中国统一大业,对台湾问题有着深入的了解和研究,并从2005年起担任全国台湾问题研究会会长,他利用各种场合宣传中央对台政策,对两岸的经济整合与未来发展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和建议。1998年,在他的推动下,民建中央与世新大学举办了以经济系列为主题的论坛,至今已持续17年,举办了16次年会。成主席亲自参与每一次年会主题的讨论,亲自出席10次的论坛。众多政要、专家学者与会,为两岸学术交流与教育合作开拓了很好模式,为应对世界经济和两岸经济急需解决的问题积极建言献策。成为我会继非公经济论坛、风险投资论坛之后的第三个有影响力的品牌项目。

    三、仁者风范

  成主席一生顽强奋斗,自强不息,为我们树立了身边的光辉榜样。在他身边工作的10多年间,特别是2008年后的近距离接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平易近人,善待身边每一个人的优良品质。从2008年成主席从领导岗位退下之后,他不辞辛苦,积极参与国际和港澳台的交流,平均每年出访4-7次。因成主席的特殊身份,层层审批手续耗时,与境外各单位协调日程不易,我常因时间紧迫产生急躁情绪。成主席不止一次安慰我说,你和联络部的同志已经非常努力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实在来不及我绝不责怪你们。

  2014年是成主席母亲萧宗让女士逝世50周年的日子,他与妹妹成嘉玲商议,给他们捐建的三所萧宗让小学的每一名教职员工赠送一台手提电脑。9月11日晚我陪他和夫人、妹妹一行赴江西永新看望学校的师生,没想到这是他生前的最后一次国内出差。成主席刚刚出院回家,身体非常虚弱,加上一夜火车劳顿,当地气候十分炎热,本想下车后稍作休息,午后前往小学。但当地领导一再盛情邀请他参观新建成的沿河文化园区,因是母亲的故乡,他还是不顾劳累,坚持前往。参观了半个多小时后,大家都又热又累,我几次暗示接待人员可以结束了,但他们太希望主席能多看一些。成主席走到陈列馆二楼时,一贯神采奕奕、健步如飞的他竟然让我们替他搬一把椅子,掏出速效救心丸放到嘴里。我立即跑到市委领导那里,请求结束参观。只见成主席向我招手,轻声的说人家准备好了,还是再坚持一会。

  在成主席告别会的那天,几位长年跟随他的秘书、警卫和司机静静地坐在一起,等候骨灰的火化。曾经的警卫小柴打破沉默说,我跟随首长10年,他从来没有拉下脸批评过我,反而是我年轻不懂事,有时还耍点小性,可首长却从不与我计较。在座的其他几人沉默了片刻,众口一词的说,对啊,首长从来没有严厉批评过我们。即便是犯了错误,首长也是和颜悦色地耐心指出。回想成主席每次出访归来,总是带给联络部的接站同志和司机巧克力,不忘道一声辛苦!

  如今,我们敬爱的成思危主席已经离我们而去了,我们再也不能聆听他的淳淳教诲,再也不能跟随他的匆匆脚步,再也不能看到他亲切的笑容,但成主席精神永存! 我们永远怀念他!

  (此文是2015年7月28日在成思危同志追思会上的发言。)

责任编辑:范可新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