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些年我的上下班的交通工具

作者:文/陈红霞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2日
  
分享到:

  都说出生在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的人是最幸运的,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在人生中最有闯劲的青春年华时期赶上国家改革开放的浪潮,。自己作为出生在幸运年代中的一员,经历着社会的持续发展和变化,感受着祖国的日渐繁荣。而今天,我就从这些年自己上下班交通工具的变化说起。

  刚入公司,住在公司的宿舍。宿舍离厂区有两站路。最初,每天从宿舍走到中山路上坐45路公交车去上班。那时,中山路还没有高架,也没有绿化。走在路上,每遇车辆经过,扬起一阵灰沙,只能边走边捂上嘴巴和鼻子。45路的公交车,虽说已经是最后两站了,因为车上的人基本上都是踩着这个时间点赶着上班的江南厂的人,所以还是人挤人。于是在售票员“上车请买票,月票请出示”的叫喊声中,把车票钱一个挨一个地接力式递送到售票员手里。挤车对于一个新上海人来说,实在有点勉为其难。

  实在不善于也不喜欢挤公交,于是请家里人想办法把家里的自行车捎到了上海。那是一辆24寸的凤凰牌自行车,紫红色的,是爸妈给我的二十岁生日礼物。自行车到上海后,首先要到附近派出所盖钢印,领车牌证。有了自行车,出行就方便许多。到公司上班,就改走龙华东路。那是一条很热闹的小路,但没有太多的灰沙。印象很深的是靠近公司门口的路边还有卖各色早点的小摊,除了大饼油条、鸡蛋饼、还有豆腐脑和糍饭糕等,很丰富。而离公司门口稍远处的路边有不止一家的废品收购站。不管是卖早点还是收废品,生意都很好,因此人流也较多。我的自行车车技也是在那段时间突飞猛进的。

  当时江南造船厂厂区东西向距离还是蛮远的,从现在的西藏南路到卢浦大桥。以前上班从办公室到西边码头走过去需要约十分钟。有了自行车也解决了走着去码头的问题。但是,当时骑车去码头还是有点心疼这辆车的。从办公室到码头,一路上必须经过吊车轨道和露天冲砂场。经过轨道时,每次都是小心翼翼地骑过去,一来怕摔,二来怕车轮子被戳破;而每次经过冲砂场,为快速穿过那一片黑乎乎的沙尘带,就得使劲踩着踏板,箭一般地往前冲。船厂的老员工和当时住在船厂附近的居民都很熟悉厂区里发出来的连续不断的“呜---呜---”声,这声音就是对钢板进行冲砂预处理时发出来的,伴随着这呜呜声的便是漫天飞扬的黑乎乎的铁砂尘。无论是小心翼翼还是箭一般地冲过去,都免不了多次被路面上的尖锐物戳中轮胎。好在实习所在的车间里有热心和业余手艺好的师傅帮我修补。

  由于结婚后的住房也离公司不远,因此,婚后依然是骑着这辆自行车上下班。那时,上海有许多马路菜场,当年的南市区瞿溪路菜场就是其中之一。瞿溪路菜场不大,最繁华的是从南市区工人俱乐部到南车站路这一段。而我为了走捷径,每天,在这段混杂着各种鱼腥味、咸菜味、水果味的菜场马路上,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施展自己早已练就的车技。现在回想起当年马路菜场那热闹的情景,记忆犹新。不过,这个马路菜场由于扰民和环境问题在几年后被拆除。现在的瞿溪路既整洁又安静。

  这辆自行车陪伴我上下班有整整13年。无论刮风下雨,无论我加班到多晚,这辆自行车始终是我最忠实可靠、最便捷的交通工具。直到2004年,我从原先的设计部调到开发研究部,到现场的配建工作少了,每天的上下班交通工具换成了一辆捷安特的电动自行车。车座后安装了一个铁丝做成的儿童座,是每天上下班时顺路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用的。那时,中山南路内环高架早已建成,机动车没有现在那么多,因此高架下左右两侧是非机动车专用道,比起以往人车混杂的马路要畅通许多。每年春末到秋初这段时间,在那道上骑着电动车还真的可以用一个“爽”字来形容的。

  2005年,家里有了第一辆小轿车。由于我上班地点在中山南路上,和孩子上学顺道,当时先生作为家里唯一一个有驾照的人,兼职作起我们的专用司机。下班,就没有这种待遇了,只能坐公交回家。那时,公交已经不像九十年代初那么挤,而且中山南路上到南浦大桥和经南浦大桥开往浦东方向的车辆都途经家附近车站,特别是由于浦东这十几年突飞猛进的发展,到浦东的车辆很多,所以坐公交的感觉已经和十几年前有很大不同,很方便。天气好又恰逢兴致好的时候,也会步行穿小区走小巷,沿路欣赏小区内的花花草草,顺路还可以在西邻街的室内菜场买点菜回家。

  2008年,随着举办上海世博会的日子的临近,江南在建厂143周年之际,正式搬迁至崇明长兴岛江南造船基地。出于多种原因,开发部在长江隧桥通车之前,仍驻留在市区。但因为工作需要,我还是会经常到长兴岛的新厂区执行任务。那时,从市区到长兴岛只有从吴淞码头坐渡船这样一种交通方式。为了节省在码头买票等船的时间,公司分别在吴淞码头和长兴岛码头设了办公点,专人负责买票。每次去长兴岛时,提前算好到码头所需时间,先电话通知对方买好预算时间的船票,然后开车或坐地铁前往吴淞码头,取票坐船。到了长兴岛码头,最方便和节约时间的方法就是直接在码头叫上一辆黑车到公司门口(当时也确实没有找到有从码头到公司的公共交通)。返程亦是如此。正常情况可以当天来回,一旦天公不作美,起雾或起大风,轮渡停航,那就只能在岛上找旅馆住下了(当时公司还没有临时宿舍)。可以想象在这种交通方式下,办事效率有多低。

  2009年10月,长江隧桥正式通车,上海单一的从水上进出崇明的交通方式的年代终于结束了。而我的办公地点也在2010年年初搬迁到长兴岛公司新址。于是开启了每天班车上岛、班车下岛的上下班交通方式。从家门口出发,经内环、龙东大道,上外环,穿过长江隧道,沿着岛上新改建的潘园公路,到公司。五十公里左右的路程,道路通畅时只需要50分钟,这是以前难以想象的。早上因为出发得早,(每到冬季,因为班车出发时天还只是蒙蒙亮,在班车上经常会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噜奏鸣曲)到公司基本上一路畅通,而下班时通常会有所小堵。因为工作需要,经常会坐晚上的加班车回市区。这时路上车辆明显少了,基本上也是一路畅通无阻。

  公司新厂区面积比原址大了许多。厂内的交通基本上以自行车和少量面包车为主。新厂区没有露天的冲砂场,钢板预处理都是在室内操作完成,没有了老厂那无休止的呜呜声,更没有那黑压压的飞扬的铁砂尘。骑行在厂区宽敞整洁的马路上,除了路边堆放整齐的一个个船体组立或分段、不远处的一座座龙门吊以及码头边上停靠的一艘艘新船,还真的难以想象这是一个造船厂。现在随着信息化的普遍应用,公司开设了厂区内的通勤车,只要在手机上关注企业公众号,就随时可以在手机上预约,非常方便和高效。

  上面所叙说的是这些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上下班交通工具的演变史,从自行车、电动车,再到家庭小轿车,从受附近脏乱嘈杂的马路菜场干扰的居住环境到一个个整洁清净、绿树成荫的居住小区,所有这些只是这些年人民物质生活和居住环境得到明显改善的—个小小的缩影。黄浦江上一座座造型各异的大桥贯通了浦东和浦西,让“宁愿浦西一张床,不愿浦东一间房”的意识成为历史;那一环环高架、一条条地铁线贯穿上海的东西南北,加快了城市的节奏和效率;长江隧桥的通车拉近了市区和崇明的距离,更为上海的制造业提供了转型发展的地域空间。这些城市交通的迅速发展,又只是上海城市现代化发展的其中一个标志。从中让我感受到的是这些年民族工业的创新发展、现代化城市的崛起和祖国的繁荣昌盛!

  为自己作为众多坚守奋战在民族工业岗位上的其中一员、作为上海这个现代化大都市中的一份子、作为一名出生于七十年代的中国人感到幸运和自豪!

  (作者系民建上海市委委员,民建江南造船委员会主委,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研究部副部长)

责任编辑:张晶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