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建要闻
  • 统一战线
  • 会务动态
  • 时政财经
  • 媒体聚焦
  • 民建视频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议政调研
  • 提案解读
  • 专委会动态
  • 社会公益
  • 非公经济
  • 思源工程
  • 对外联络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基层组织
  • 工作交流
  • 会内监督
  • 机关风貌
  • 学习培训
  • 领导活动集
  • 会员风采
  • 专题专栏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民建先贤

    陈希德:为毛主席照相的“资本家”

    作者:刘力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08年07月13日
      
    分享到:
      现年45岁以上的“老汉口”大概都记得,汉口照相业曾有享誉遗迹的“四大名馆”,即:“品芳”、“时记”、“铁鸟”、“启新”。今年77岁的民建会员陈希德先生,50年前就是“时记”照相馆的“少东家”,后又出任公私合营“时记”照相馆经理(资方代理人)就是他,五十年代曾以精湛的摄影技术,为朱德、董必武、徐特立、林彪、叶剑英、李先念、程潜、谭政、陶铸、邓子恢等20多位中央首长拍过照。
      刚解放时,中共中央中南区军政委员会设在汉口,许多中央首长都住在汉口的原“租界”区内。“时记”照相馆也位于原“租界”区内中山大道靠近汉口火车站不远处,周围环境优雅,馆内照相技术和服务态度也不错。因而许多中央首长都曾举家前来“时记”照过相,还有一些因公来汉的中央首长,也由中南区机关干部陪同前来“时记”留过影。
      最令陈希德先生难忘的,是他曾经两次为伟大领袖毛主席拍照的幸福情景。
      第一次是1958年9月里,武汉军区第一届党代会期间。那一天,刚吃过午饭,武汉军区“军人俱乐部”摄影室的同志来找陈希德,请他帮忙去为会议拍个团体照。陈希德二话没说,到照相馆带上长条转机等器材就随军区的吉普车出发了。当陈希德在军区小礼堂外的广场上把长条转机架设、调试妥当后,才被告知:今天毛主席要来与武汉军区党代会代表合影。
      下午2点,毛主席在武汉军区首长陪同下,来到拍照现场。毛主席身穿那件大家十分熟悉的灰色中山装,向早已列队等候的代表们走去……陈希德这是第一次见到毛主席,心情十分激动,但因惦记着自己的任务,只得赶紧收回心志,凝神于长条转机之上。这天阳光灿烂,相照得非常顺利。当陈希德拍完照,收妥相机等,再想仔细看看毛主席,他老人家已经离开拍照现场了。这令陈希德不免感到有些遗憾。
      也许读者要问:这么重要的摄影任务,怎么会交给一个“资本家”去完成呢?请容笔者全全道来。
      原来,这开会拍团体照,还是咱中国人的“发明专利”,它大约形成于蒋介石的南京政府成立初期。鉴于当时的照相机均不适于拍数百人的团体照,精明的美国柯达公司立即投其所好,专为中国人设计制造了一批靠机械发条启动的长条转动照相机,并配上专用的长条胶片投放中国市场。一时间,中国各大城市的各大照相馆都添置了美制长条转机。于是,但凡会议都要拍团体照也就由中央到地方“蔚然成风”了。然而好景不长,“七七事变”之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会议和团体照遂成凤毛麟角。美国柯达公司见无利可图,也就再没生产长条转机和长条胶片。所以到解放时,武汉大多数照相馆的长条转机因无配套长条胶片而成了摆设,继之因久弃不用而渐渐成了一堆废铁。唯独“时记”照相馆的长条转机仍生命长青,转个不停。当时武汉市的大型会议团体照,几乎都由“时记”包圆了。何以如此?只因“时记”有个不长言辞,但却心灵手巧、善于琢磨的“少东家”——陈希德。
      陈希德1922年12月出生于浙江省绍兴市新昌一户诗书世家。其祖父陈伯绅是前清翰林,曾官拜“中书”,亦是名重乡里的书画家。其父陈晓律受家风熏染,也酷爱书画,后考入上海美专,毕业后在上海开了一家为照相馆和西洋剧画布景的小店,后来又转到武汉开办了“时记”照相馆。陈希德在宁波中学高中毕业后,于1945年12月来汉欲考大学,但其父望他继承父业,撑起这个照相馆。作为长子,陈希德觉得有责任帮父亲一把,只好进照相馆开始了学艺生涯。他有文化,又肯钻研,不久便成了“时记”技术上的顶梁柱。
      就在别的照相馆因无长条胶片而废弃长条转机时,陈希德却将父亲在抗战时间闲置一边的长条转机修理好,并试验成功以航空胶片改装后替代长条胶片的摄影方法。不过对于经营,他却从不插手。其父为营造好的经营环境,曾数次在家宴请国民党汉口市政府税务局、警察局等有关部门的官员,并希望他也作陪。陈希德却总是推托“店里很忙,要照应”,然后拿上几个包子、馒头就出门了,从未与这些贪官污吏上过桌。直到建国初期他父亲回上海养老之后,他才不得不继承了“资本家”的帽子。
      正是由于陈希德具有人品正、技术尖的双重条件,所以党和政府有关部门在极其慎重地对若干人选进行考察后,最终确定他来为毛主席拍照。
      就在陈希德第一次为毛主席拍照之后三个月,他再一次领受了为毛主席拍照的任务。
      “当然,事先我还是什么也不知道的。”陈希德先生回忆道:那是1958年12月28日中午,我刚准备下班回家吃饭,长江日报摄影记者郭雷震来到馆里,他急切地对我说:“你快跟我跑一趟,武汉市第一届党代会要拍团体照。”我急忙带上所需器材和他一同前往。地点是位于武昌徐家棚(今团结路特5号)的湖北省储备物资管理局三三七处战备仓库。地方很大,有铁路直达库区内,然后再分为若干支道直通各仓库的站台。到那儿后我们得知:今天来的中央首长,将乘专列直达库区,拍照时间初定在下午2点,也许会稍晚点。
      于是,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架设、调试好了长条转机。由于这时恰是冬至之后不久,正处于一年中日照最短的季节,所以我让照相队伍朝西偏南而立,背靠铁路专线,面对长江,以便万一首长来晚,还可以尽量借助夕阳的余晖和江面的反光。
      下午5点一刻钟左右,首长专列终于开进库区了。这时有关领导才告知大家并嘱咐说:现在要与我们合影的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请大家一定严守纪律,保持队型,不要主动与毛主席握手,不要呼喊毛主席万岁。此刻,主席专列已在照相队伍后面停稳。毛主席身着灰色长呢大衣,头戴灰呢人民帽,从专列上走了下来,然后由队伍的北端绕到前面来。大家都以激动的目光向毛主席致敬!为抓紧时间,毛主席没向大家挥手致意,直接大步走向前排正中预留的空位坐下。见主席已经坐稳,我就发出了口令:“注意!现在开始照相!”随即,我启动了长条转机。这时现场安静极了,只听见相机齿轮转动的轻微响声。当照完72英寸的第一张胶片后,我又发出口令:“请大家原地不动,再照一张。”于是,上足一次发条可以照相200英寸的长条转机又立即工作起来,将毛主席与400多位代表的合影再度记录地航空胶片上。
      由于当时光线已不太好,我将光圈打得比较小,而将速度调得比较慢,这样终于获得了理想的曝光效果。不过,两遍照完花了将近10分钟。当时我清楚地看到,当转机转向队尾时,队头的同志们都葵花向阳般把脸转向了毛主席,但整个照相队型却丝毫未乱。
      照完相后,毛主席这才站起来转身向大家挥手致意。这时,前排靠得近的同志已跟毛主席握了手,但队型始终未乱。我因要抓紧有限亮光收拾照相器材,只得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毛主席身上收回来。我刚把机子从三角架上卸下来装进箱,接着收拾三角架时,忽听见我对面有人在喊:“毛主席过来了!”我急忙抬头一看,只见毛主席满面笑容地大步朝我走来,我赶紧起身迎了上去。才迈出二、三步,毛主席就已经到了我跟前,他老人家一边向我伸出右手,一边说:“摄影师同志,你辛苦了!”我紧握着毛主席的大手,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这时,只觉得似乎有道亮光闪了一下,当时也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全身心都浸透了一股幸福、激动的暖流……
      事后陈希德才知道,原来那道闪光是郭雷震在一旁按下了快门,从而抢拍下了这一令他终身幸福回忆的珍贵历史镜头。郭雷震后来把这张照片连同底片都送给了陈希德。陈希德一直把这张照片带在身边,并一直以此激励自己,认认真真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不料“文革”之中,造反派说资本家不配保留与毛主席的合影,硬是在陈希德家中把这张珍贵照片和底片都抄走了。好在陈希德似有先见之明,他早已将这张照片加印了若干张,并分别藏在家中若干个隐密的地方。终于,有一张夹在为孩子们买的《雷锋日记摘抄》中的照片,躲过了这场史无前例的文化浩劫。
      粉碎四人帮之后,陈希德将这张珍贵照片又翻拍了一张底片。他后来的工作单位“启新”照相馆,也将这张照片放大了一张,配上镜框后,陈列在店堂里最醒目的位置。
      获得新的陈希德,重又焕发出无比的青春活力。从1977年开始,到1987年退休时为止,他连续十年受到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政府的立功表彰。退休后他又连续十年,支持担任武汉市人大常委和武汉市民建副主委兼秘书长的妻子石怡雯,搞好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工作,直到石怡雯1997年退居武汉市民建名誉副主委。
      如今,陈希德先生和石怡雯女士朝夕相伴,每天浇花、散步,含饴养孙,共享人间天伦之乐。唯一没变的是,那张毛主席与他亲切握手的珍贵照片,他仍然每天带在身边……
    责任编辑: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99,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