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建要闻
  • 统一战线
  • 会务动态
  • 时政财经
  • 媒体聚焦
  • 民建视频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议政调研
  • 提案解读
  • 专委会动态
  • 社会公益
  • 非公经济
  • 思源工程
  • 对外联络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基层组织
  • 工作交流
  • 会内监督
  • 机关风貌
  • 学习培训
  • 领导活动集
  • 会员风采
  • 专题专栏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民建先贤

    中国电机工业的先驱——周锦水

    作者:陈阳乐   信息来源:企业管理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07日
      
    分享到:

      周锦水(1890~1972),浙江定海人,著名民族企业家。

      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农历庚寅年八月十八日(9月4日),浙江定海厅干览庄(今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干览镇)出生了一个男孩,取名周有业,字锦水。家贫,8岁丧失双亲,12岁经人介绍到上海六合路升大马车行做学徒,15岁学徒期满后,来到湖北汉口德商瑞生洋行工作、学习。29岁,周锦水在汉口河街成立了自己的锦记电料行,正式开启了民族电机厂的事业。

      用电机代劳力学技术涨名气

      1919年,当时的印刷业都是老式石板挤压印刷术,这种印刷机的动力是由人力来完成,一家比较大的石板印刷厂,老板通常需要雇佣八个壮汉做劳动力,工作起来非常吃力不说,每小时也印刷不过200多张。周锦水就开始说服老板,用电机代替劳动力,改装印刷机器,用一只三匹马力的马达代替了八个劳动力工作,将每小时印刷数提升到了1000多张。

      印刷机的革新使这家印刷厂赚了很多钱,其他印刷厂知道这个消息后,纷纷要求周锦水安装马达。于是周锦水开始即做工程,又出租马达,再加上马达修理、改装,他的锦记电料行业务蒸蒸日上。

      但是当时中国还没有自己的马达制造厂,马达都靠进口,洋马达来源少,价格贵,交货慢,这让周锦水萌生了自己制造马达的念头。他凭着自己十几年扎实的技术技能与好学精神,于1926年独自赴日本参观学习马达制造厂和电线制造厂。回国后,周锦水试制小马达成功。从此他在电机、电器界的名气逐渐打开。

      与华生谈合作赴上海查原委

      1926年,上海华生厂到汉口推销电风扇,希望周锦水能在汉口代销华生电风扇。华生厂代表看到周锦水自己制造的马达,非常有兴趣,约周锦水赴上海商谈合作事宜。

      周锦水认为,华生厂的电风扇“工轻料重”(工=人工费用,料=原料费用),主要部件马达必须进口,依赖洋货,不是长久之计。如果改用国产马达,使得“工重料轻”,双方合作可以双赢。于是他决定赴约。

      在汉口到上海路上,周锦水一路调研电机市场及使用情况,他惊讶发现,虽然电机市场很好,但是电器故障频发,仔细研究,起因竟是电源!

      原来那时候中国尚没有统一供电标准,例如在上海,公共租界使用英商电力公司供电,电压220伏,频率50周;法租界使用法商供电,电压110伏,频率60周;其他地区号称供电标准220伏,50周的电压,实际使用时从160伏到320伏波动变化。长期在不对应、不稳定的电压折磨下,无论什么牌子的电器,都短命夭折。

      发现这个问题后,周锦水意识到,不符合当地供电电压的产品,注定没有未来。于是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调研记录了长沙、南京、天津、北平、广州等全国大部分城市的用电状况及当时国人信任洋货的消费心理,提出了当时的针对策略:

      第一,制造与各地电压相匹配的马达;

      第二,加大马达功率,不惜多用材料,如标十匹马力的马达实际做成十一匹,这样马达不经常满负荷运作,故障率相对就降低了;

      第三,在马达外加上一层透风外罩,使热度容易散出,摸起来不会太热,迎合市场需求。

      电机电扇联合工厂学校联动

      1931年8月,周锦水与叶有才先生在时任上海交大教师的钟兆琳先生撮合下,正式成立华成电器制造厂股份有限公司。主张科学救国的钟兆琳先生,看到当时国内工厂各自发展,技术、资金、发展等多受限制,他决心在其中穿针引线,力图把民族企业推向新的高度。钟兆林教授发现周锦水研制的电机和叶有才的电扇各有千秋,两人都有不多的资金和相应的经验,都对电机有兴趣,都立志实业救国,于是撮合两厂联合起来做大,与洋电机电器争市场。

      十里洋场和十几年洋行经验的经历让周锦水铭记知识的重要性以及知识更新的必要性,他把产品的未来和工厂的发展紧紧与教学、实践、研究结合。开明的周锦水几十年如一日捐赠学校电机、接待各个学校实习师生、支持研究开发新产品。可以说华成与交大当时共同培养了一大批行业巨头,许多主导新中国电机事业权威、专业人士,如汤明奇先生①、朱仁堪先生②、褚应璜先生③、褚应鎏先生都曾在华成厂实习或工作过。

      开拓国货市场电机名声大振

      1934年,全国各地大旱,周锦水得到消息国民党建设委员会灌溉局要买外国马达抽水抗旱,于是他步步紧随灌溉局采办员去无锡、苏州、上海、南京,在他的锲而不舍下采办员同意买一半数量的国产马达,但要求国产马达和外国马达同时在15个地区使用,并附加了五项都要吃官司的苛刻条件。周锦水接受了全部条件,去到15个地区测量电压并相应改装马达交货。很快,外国马达由于不适应当地电压的波动全部烧掉,只剩华成马达在工作。为此各地农民纷纷要求买国货、买好货,采办员迫于压力当夜赶往上海面见周锦水要求购买马达。

      有一次,嘉定县嘉丰纱厂要买200多只马达,但是该厂使用的马达无论国货洋货经常因为过热而烧毁,极大影响工厂生产。周锦水知道后立即带着适应嘉定县电压的马达去接洽,恳请工厂先试用。得到合同后,周锦水不仅把马达的一年保修期延长到三年,还派人常驻嘉丰纱厂,使工厂再无后顾之忧。

      还有一次,安徽马头山煤矿上马达坏了,煤矿在农历十二月二十八打电报给周锦水。他不顾过年,第二天就出发赶去矿山。过年车少,周锦水步行五十里路在年初二到了煤矿,矿里的工程师都没想到周锦水亲自赴矿,问他:“路上土匪很多,怎么不怕危险?”周锦水说:“不要紧,土匪也回去过年了。”当时周锦水立即下矿查看故障原因,发现是矿内热度太高的缘故,于是他立马改进马达。从此马头山煤矿全部使用了华成马达。

      打进租界市场打破市场垄断

      从1934年起,电机洋行惊讶的发现他们的电机不那么好卖了,中国制造的华成电机销路更好、更耐用,这严重动摇了外国电机对中国市场的统治。为此洋行们联手,用倾销、限制、造谣、合资、告状等手段,步步紧逼,不给中国工业有萌芽机会。

      洋行首先对周锦水发动价格竞争,英国祥泰、美国花旗、德国西门子、丹麦罗得森、AEG瑞士、日本等国的洋行联手组织电机倾销,连续八个月,洋马达销售价大大跌破了制造成本。周锦水仔细分析了情况认为,高科技电机市场与其他市场一样,也是由需要来主导。现在的需求主要是:购买价格、使用便利、质量和售后服务。洋货对比国货有几个弱点他们无法克服:第一,外国货除了制造成本以外,还有包装费、运费、关税。而国货只有制造成本,倾销不可能持久。第二,洋行人大多住在租界内,不知道外面各地电压紊乱详细情况,不清楚电机容易损坏原因。第三,洋货交货时间长。第四,洋货没有能力保证售后服务。因此华成电机的对策是:根据用户地区的电压情况制造产品、交货快、售后服务包修包换。当时华成厂已在用户中建立了信誉,所以虽然坚持以原价出售产品,价格高于洋货,外国电机仍然竞争不过国产电机,华成销售量有增无减。

      其次租界当局借口中国电机不符合国际标准,限制“华成马达”在租界内使用,凡租界内企业购买中国马达的,电力公司一律不予接电。周锦水为此天天跑法商水电厂要求接电,经过一个星期不屈不挠的依法说理,终于得到一个同意:先测试质量再说话。实验结果是产品优良,法租界再也拿不出拒绝接电的说辞,从此中国马达在租界里生根开花。

      洋行还放出谣言说华成马达不是中国自己制造的,1934年美国康乃尔大学教授D.C.Jackson一行到上海来调查马达情况,在参观交大时看到周锦水赠于交大做实验的马达,认为是日本货钉中国牌子,不相信是中国人制造的,交大教授陪他到南翔看了华成厂,才信服。

      洋行看硬的扳不倒华成,改用合资的方法,委托老晋隆洋行出面与周锦水谈判,要求华成厂同美商西屋电器公司合作生产电动机,企图通过合作合资把华成吃掉。周锦水反要求他们把高压开关一并作为合作条件,技巧性的推脱掉了。

      最后洋行们还希望通过法律限制华成的销售,周锦水在与江西建设厅接洽时,恳请他们帮助国货发展,于是建设厅规定中国马达每用一度电便宜一分。外国人指导这个消息后,赶到南京控告江西人排外,周锦水经一位打过官司的人指点,把这个官司一直拖到抗日战争发生,不了了之。

      华成赢得了市场,打败了洋行制约,被誉为“第一家战胜外商的电动机制造厂”④。

      工厂爱国西迁实业支援抗战

      1937年,抗战爆发前夕,国民政府在上海动员工厂内迁。内迁是工商业者们从自己赚钱到不当亡国奴的大转变,虽然迁厂会使工厂举步维艰,但可以保护民族工业,为抗战做非常贡献,以实际行动在抗日的烽火中实业救国。

      华成厂首次迁厂至湖北汉口大智门。当时华成厂用树枝、茅草伪装木船,用人力划至苏州河,再用小火轮拖船至镇江,再换装江轮直驶汉口。到汉口后,利用空余的堆栈或租些民居作厂房,不到十日,已复闻机器轧轧交响的声音。一年后,因日军快速推进,华成厂被迫离开汉口再次西迁。

      1938年6月,华成厂迁至衡阳,与其他内迁工厂一起,克服重重困难迅速复工,并按照政府要求制造抗战武器与作战物资,成为衡阳工业主力。周锦水作为华成的大家长,他不但要让工厂复工,还盖起了职工新房,建起了职工子弟学校及其他福利设施。

      1941-1943年,美国飞虎队驻扎在衡阳湘江东岸,以拦截去轰炸当时陪都重庆的日本飞机。华成厂无条件全力支援,如在飞机上加装陆用机关枪、改装飞机机枪十字瞄准架等。

      1944年,日军打开西进大门,华成厂又一次踏上迁厂之路。沿湘桂线,华成厂启运物资1715吨,到重庆时只剩17吨。为重新建厂,周锦水将内迁全部器材向银行作了抵押,贷款恢复生产,继续支援抗战。周锦水的爱国之心为国民政府承认,聘他为战时生产局电器顾问,聘用期间他不取分文。

      加入民建组织回沪复建华成

      1945年,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中共领导,在中共代表团办事处,邀请重庆工商界团体负责人,胡厥文、颜耀秋、李烛尘、吴蕴初、章乃器、支秉渊、周锦水等参加座谈会。与中国共产党高层面对面的接触,使周锦水了解了共产党及其主张。

      1945年9月,受国民政府委派,周锦水由渝返沪,接管日资新华电机厂。他一面积极修整南翔厂房,一面将渝厂机器运回,他还陆续找到遗留在黔桂路金城江一带的器材和原材料。周锦水改上海厂为华成电器制造总厂,自任厂长兼总经理,将南翔厂改名为华成电器制造分厂。在他的管理下工厂很快复工生产,二三年后产值产量都达到历史高峰。

      周锦水让华成人看得到华成的前景,他以仁待人的管理得到了华成人的拥护,有了人心,高价拉不走华成的工程师,低价抢不走华成的市场。周锦水以身作则,用才能、真心团结全厂,保住了民族工业的精神,迎来了解放。

      1949年,在黄炎培、胡厥文的介绍下,周锦水加入了中国民主建国会,希望与共产党一起,为建立和平、民主、统一、富强的新民主主义中国而奋斗。

      华成公私合营锦水平反昭雪

      1949年上海解放后不久,周锦水响应新政府号召积极工作,被选举为上海市提篮桥区第一、二届人大代表,嘉定县第五、六届人大代表,上海市第一、二、三、四届政协委员,上海工商联执行委员等职务。

      1952年华成厂响应新政府要求成立劳资协商会,由原来资方管理改为党支部领导下劳资双方协商管理。1953年周锦水响应公私合营号召,主动打报告要求合营。1954年华成厂成为上海首批公私合营的14家私人企业之一。公私合营后,周锦水对治理工厂的意见渐渐不被采纳,早已过了退休年纪的他从此处于“二线”生活。1965年,75岁的周锦水光荣退休。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已经退休的周锦水遭到了批斗、抄家。为了不让子女因为“资本家”受牵连,周锦水不再联系子女以免不必要的麻烦。1968年,近八旬的周锦水又被隔离审查、劳动改造。1969年底,周锦水因审查无果终于从隔离审查室被放了出来,却已身体状况大不如前。1972年12月22日,周锦水带着未完成治理家乡的遗憾默默离开了这个世界,子女们含泪将他埋葬在家乡的青岭坑山上。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政府决定为周锦水平反。1979年9月27日下午3点,周锦水先生的平反追悼会由先锋电机厂(原华成厂与其他小厂公私合营组成)主持,在龙华殡仪馆召开,胡叔常、钟兆琳、翁婵娟、支达铨、胡西园、沈再昌、李翊生、苏祖国、邵鹤年、褚应璜、刘靖基等各界人士、领导、同事、合作厂家代表等百余人出席,送周锦水最后一程。

      会上,胡叔常代表上海民主建国会致辞说到:“锦水同志一生自奉勤劳节俭,为人宽容磊落,急公好义、助人为乐。锦水同志对我国电机工业作出的巨大贡献,值得我们学习。”

      ①汤明奇(1912--1981),河南太康人。中国电机专家,国家技术一级工程师。1965年担任第一机械工业部电器工业总局总工程师。

      ②朱仁堪,高级工程师。江苏苏州人。1936年毕业于交通大学电机系。曾任资源委员会中央电工器材厂工程师。建国后,历任哈尔滨电机厂副总工程师,哈尔滨电机研究所总工程师,四川东方电机厂副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第一、二届理事,第三、四届常务理事,中国电工技术学会第一届理事。

      ③褚应璜 (1908—1985),嘉兴人。中国电机制造专家。建国后,历任第一机械工业部电器工业管理局总工程师,电器科学研究院一院院长,机械工业部技术司副司长、部总工程师,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④华成赢得了市场,打败了洋行制约,被誉为“第一家战胜外商的电动机制造厂”。

            本文来源:《企业管理》杂志1984年10期

    责任编辑:彭娟娟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99,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