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建要闻
  • 统一战线
  • 会务动态
  • 时政财经
  • 媒体聚焦
  • 民建视频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议政调研
  • 提案解读
  • 专委会动态
  • 社会公益
  • 非公经济
  • 思源工程
  • 对外联络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基层组织
  • 工作交流
  • 会内监督
  • 机关风貌
  • 学习培训
  • 领导活动集
  • 会员风采
  • 专题专栏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会员风采

    嘿!猪小黑

    记湖北随州民建会员黄文博和他养殖黑猪扶贫的故事

    作者:熊欣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6日
      
    分享到:

      

      “猪——啰啰啰啰啰!”在大洪山脚下一个生猪养殖基地里,一个青年男子把一根木头桩子敲得梆梆响,随着一声召唤,那些散布在山坡上、树林里的黑土猪仿佛一个个听到了号令,纷纷向声音的源头跑来。青年男子放下敲着的木槌,车转身抱起一抱构树枝扔进猪栏里;再抱起一抱扔进正在抢食的猪们中间,然后看着它们边吃边“哼哼”地发着声音,欢快地甩着尾巴,不禁开心地笑了。

      这个青年就是黄文博,随州市博裕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眼前的这些黑土猪,就是他的得意产品“猪小黑”。“猪小黑”是黄文博自己起的名字,学名“梅花星”,是湖北地方生猪优质品种,因头顶一块白毛酷似梅花而得名。“为什么取名‘猪小黑’呢?”有人问。黄文博挠了挠头,呵呵一乐:“人们怀念过去黑土猪的味道,‘猪小黑’又朗朗上口,易懂易记,所以就改名了。”当然,这里面也包含着黄文博的亲昵和喜爱。对于自己的创意,黄文博似乎很满意。

      “猪小黑”成为网红,是近几年的事,因为它扶贫有功,仿佛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的猪八戒,一不小心竟然修成了正果,助黄文博走出了一条脱贫、扶贫之路。

      “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

      今年36岁的黄文博出生在涢水河畔的一个农民家庭,家附近有个猪行。父亲原是一名建筑工人,在八十年代末弃工从商,从事生猪贩卖行业。2005年,黄文博从武汉科技大学金融专业毕业,在面对就业选择时,某国企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开出了优厚的薪资待遇。可黄文博心里就是不踏实,总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在向他召唤。后来,他听出来了,那是故乡的声音,是儿时的一种情结,是一群小猪向他跑着叫着的声音。就这样,他听从了内心的召唤,回到了家乡。他的这一抉择,气坏了跟猪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父亲。“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供你上学。好不容易跳出‘农门’,你却又跑回来跟我一样伺候猪,你怎么这么没有出息!”

      父亲年少时就身处于猪行,90年代流连于“猪市”,深知生猪行市的水深水浅,风险的变幻莫测,他可不希望儿子重复自己的老路。当年取名“文博”,就是希望他将来能够“文”贯中外,“博”通古今,成为黄家的荣耀。可现在倒好,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唉,父亲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黄文博时时望着家里的这些猪子出神。也许他和父亲一样,一生下地就听惯了猪行的热闹和喧嚣;也许从小就对父亲贩猪的耳濡目染,熟悉了生活中人们对猪的虔诚和看重。在家乡,猪是很多家庭的财富,过年贴对联时也不忘在猪子的食槽上,贴上“槽头千斤”的吉祥标签。

      老天爷似乎专门给了他一次考验,就在他和父亲僵持不下的时候,父亲为了照顾突然生病的母亲,不得已把猪场交给他管理。秀外慧中的黄文博,对市场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和预测判断力。他看着家里存栏的上百头猪,就像手里握着的股票,当人们纷纷抢着出手的时候,他却巍然不动,恰恰到涨停板时他果断出手。这一年好多猪场亏了血本,他不光没亏还小赚了一笔。第二年他又预测到母猪走俏,改养母猪,居然又赚了。“好小子,还真超过了你老子!”父亲不再反对他了,默许了他涉足养猪行业。

      连续两次的成功令他沾沾自喜。第三年他踌躇满志地准备大显身手,可上天却给了他当头一棒,多地“高热病”爆发,他从外地购进的一批猪仔陆续死去,造成巨额亏损,黄文博一下子茫然了。

      初尝失败滋味的黄文博背着200多万元的外债心灰意冷。这时候父亲的话给了他力量:“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这么点挫折就经不起还想进入养猪行业!”妻子小芬也激励他一定要坚持,不能就此倒下。2008年,他筹借资金,扩建猪舍,购买了100头良种母猪,这一年,居然行情暴涨!到年底他外销种猪2000多头,终于卸掉了压在身上200多万元的债务,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回到家中,妻子小芬正在厨房忙活,他走过去一把抱住妻子。小芬心里早明白了几分,轻声问:“还完了?”“还完了!”二人没有更多言语,紧紧拥抱在一起,泪如雨下。

      2014年,黄文博遇到了他创业中的“贵人”——华中农业大学陈顺友教授,“要想做大做强,必须占有市场,形成自己的生猪品牌。”陈教授的话,与黄文博之前心中的愿望不谋而合,更坚定了自己努力的方向!这一年,黄文博投资1000多万元,采用华中农业大学陈顺友研发育种的“梅花星”猪,开始了生态黑猪“猪小黑”养殖,在打造品牌的道路上,大步流星地走来。

      开对了“药方子”,才能拔掉“穷根子”

      “心中为念农桑苦,耳里如闻饥冻声”。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这一概念;2014年的春天,中国正式发出全面向贫穷开战的号令,精准扶贫开始轰轰烈烈地在全国展开。可贫怎么扶,困怎么帮?当时并没有一个模式和标准,习近平说:要解决“怎么扶”的问题,只有开对了“药方子”,才能拔掉“穷根子”。可很多“药方子”当时还在尝试探索中,尤其是产业扶贫。

      黄文博在养猪行业已经打拼了10年,十年间他赢过、输过、笑过、哭过。养猪,在农村是家家都能养、户户都喜欢做的“产业”,黄文博始终认为,养猪产业在农村大有可为,所以他一直没有放弃。经过近两年对“猪小黑”的养殖实践,2015年春,他决定把这一优质品种推向随州农村各地,如果农户不放心或无钱购买猪苗的,他就免费发放猪苗,交给农户进行“试养”或“代养”,出栏时以合同价进行回收。

      

      黄文博下乡为贫困户送黑猪苗

      没想到,此举正好对接了市扶贫办的产业扶贫工作思路,一些扶贫工作队也正在为一些“两有户”、“两无户”、“两因户”、“两缺户”绞尽脑汁,黄文博的“代养+回收”居然和产业扶贫政策十分吻合,扶贫部门喜出望外,政府将其立为重点扶贫项目。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试行的第一年,黄文博以失败而告终。

      莽莽苍苍的桐柏山脉,绵延800里,随县淮河镇桐桥畈村,便在其余脉之上。这里山清水秀、草木肥旺,是生态养猪的绝佳场地。他在这个村免费发放了90余头猪苗给农户喂养,约定出栏时公司回收。到了收购季节,当他们驱车3个小时兴高采烈地去收猪时,却傻眼了。

      “猪呢?”“卖了!”“合同不是约定由我们来收吗?”“别人出的钱多我干嘛不卖?我傻呀!”

      黄文博哭笑不得,农户认收益不认合同,收入高才是硬道理,明知吃了亏你还得认。可另一家就让他心里难受了。

      “猪呢?”“死了!”“咋喂死了呢?”黄文博细问原因,原来是不懂技术,防疫也未跟上。

      跑了一天,公司没有收到一头猪。这一年,黄文博不仅损失了猪苗钱十几万,还丢掉了一份订单和赔偿了违约金。

      黄文博知道了什么叫“哭都哭不出眼泪”,怪农户吗?当然不能!只能怪自己考虑不周,没有真正站在农户的利益和风险上去考虑。看来仅仅把猪苗提供给农户“代养”是不够的,培训、技术、保障、服务都要跟得上,价格上更要保证。

      他与市、区扶贫部门跑农户、跑畜牧站、跑保险公司、跑华中农学院……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经调研、考察、论证等,一种新的模式出台了。

      博裕公司的外墙上,人们在驻足观看,有的禁不住念出了声:

      为贫困户提供抗病能力强、耐粗饲料、肉质鲜嫩的优质黑土猪“梅花星”猪苗;为饲养户提供“构叶料+农家辅料”营养配方,降低养殖成本;为每头猪购买保险,喂养过程中如有死亡,博裕公司赔付一头同等重量的猪,实行“零风险”喂养;全程包技术、包收购、包价格。公司在每次发放猪苗前,现场组织技术培训,委托乡镇畜牧站日常跟踪防疫、消毒、诊疗全程服务;公司与与农户签订“保护价”回购合同,以高于市场价或合同保护价回购,让贫困户利益最大化。

      黄文博和扶贫办把这总结为“一优二降三包”产业扶贫模式。

      “有这么好的事?”有人窃窃私语,半信半疑。

      “有政府支持,还能骗人!”有人跃跃欲试,信心满满。

      很多村的贫困户们,也收到了这样的宣传单。

      一时间,“猪小黑”在全市范围内开始“走红”,向黄文博咨询的电话接连不断,进出公司求购猪苗的人络绎不绝。记录显示,当年共发放猪苗2000多头,参与贫困家庭1000多户。

      乡镇畜牧中心有求必应。“我的猪发高烧,两天没进食了。”2016年4月,曾都区洛阳镇黄金堂村贫困户刘发元打电话求援,专技人员立即赶到刘家,对症开药,次日刘文博电话回访时,刘元发说:“猪已好了,再不担心猪病了不能及时治疗了。”

      2018年7月的一个上午,黄文博刚到公司,就有人在等着他。“猪子死了你们真的赔吗?”来人是大洪山庹家村的贫困户张先强,原来他养到140多斤重的两头猪病死了,他忧心忡忡,怕公司开始说的好听,到头来不算数。黄文博立即让保险公司核实对接,按合同约定“赔付”了两头同等重量的猪。

      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尝到了喂“猪小黑”的甜头。洛阳镇黄金堂村的王强,拿着刚卖猪的2.3万元钱,眉开眼笑,“黄总我要请你去我家喝酒,我一生都没拿过这么多的钱!”

      悬在黄文博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这种稳收益、零风险的扶贫模式,彻底解决了饲养户的后顾之忧,贫困户“代养”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农民增收、企业增利、政府增效”的“三增效应”也实现了。

      “三十年前的香,小时候的味儿”

      列车在汉口至随州的铁路上奔驰着,华中农业大学动物学院陈顺友教授看似在闭目养神,实则在思考着下一步在随州的帮扶计划。自从他认识了黄文博,这是第多少次去随州他已经记不清楚了。“猪小黑”是他研发的产品(他有时候也喜欢叫“猪小黑”了),黄文博发给农户饲养与推广的方式一直在牵动着他的心。这次省科技助力精准扶贫成立了18个专家服务团队,陈顺友团队理所当然地应了随州市科协和黄文博的请求,对口支援随州,对接博裕公司产业扶贫项目。

      省科协格外重视,在此设立了院士工作站,开始对猪种选育与繁殖、生物发酵与加工、猪的营养配方和防疫保健等技术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黄文博指导贫困户网上申请黑猪苗

      有一种植物叫构树,也叫褚桃,富含高蛋白、氨基酸、维生素、碳水化合物等成分,微量元素也十分丰富,在随州有大量生长。随南的大洪山、随北的桐柏山几乎随处可见,它是很好的畜禽饲料。在陈教授的指导下,黄文博就地取材,并在利用荒山、荒坡、荒地进行规模种植,开始以“构叶料+农家辅料”为配方,对猪饲料进行营养设计,“这种营养配方,不仅降低了饲料成本,也提高了饲养效益,从源头上保证了猪肉的‘绿色、生态、优质’品质,提高了‘猪小黑’的市场竞争力!”黄文博此言不虚,“猪小黑”品牌于2016年获得中国最好吃猪肉锐进奖;在全国第五届“创青春”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上,“构树生态猪(小黑)”获得了现代农业和农村电子商务组全国最具影响力第一名。

      “三十年前的香,小时候的味儿。”是父亲一辈一直念叨的小时候的猪肉的味道,黄文博抱着这样一种理念和信念,终于把人们怀旧的这一愿望变成了现实。

      要想让农户少吃亏,就要让农民尽可能地掌握饲养要点和疫病预防,这样,产业扶贫才能走得更稳更好。黄文博组织技术力量将科技养猪和技术培训向农户终端延伸。

      “通知!通知!请生猪饲养户到村委会参加养猪培训!”大洪山东庄畈村,“村村响”又开始广播了。每次发猪苗前,村民们总会收到这样的消息,平常冷清的村委会培训室顿时热闹起来。人们围着讲课老师,提着各式各样的问题;有的在下相互交流养猪心得。近几年,黄文博依托省市区科协和华中农业大学的力量,在随州各地组织培训30多期、3200人次,使贫困户对生态黑土猪养殖技术越来越熟练,猪病死率连年下降。

      2018年的冬天,黄文博开着车走在去孔祥文家的路上,这是他第三次去他家。孔祥文是洛阳镇邱湾村的贫困户,因小儿麻痹症肢体残疾,黄文博随扶贫干部第一次去时,希望他选择自己能够做的养猪产业,可他就是不同意,而且态度坚决:“长得慢,又不长肉,不养不养!”黄文博说:“你没喂过怎么会知道?这是关于黑土猪的饲养资料和扶贫模式,你先看看吧!”为了配合扶贫工作队“一个不落下”的扶贫目标,过了一周,黄文博再次来到他家,讲解的同时还对他的猪圈提出了改造建议,使本来只能养6头猪的设计成可养10头猪。孔祥文被他的耐心和真诚感动,答应配合产业扶贫。

      “3头母猪留下来,剩下7头全部卖掉!”孔祥文第三次见到黄文博,很爽快地说。7头猪一过磅,嘿!竟然卖了2.1万元,还有3000元的奖补资金。这下孔祥文高兴了,喜得嘴都合不拢:“黄总,你和扶贫工作队真是我的大贵人啊!”黄文博谦逊地一笑:“孔师傅你别这样说,你们才是我的贵人,是你们成就了我们公司,壮大了养猪产业!”

      黄文博的眉头又蹙成了一个疙瘩:猪养得好还要卖得好,怎样让猪能卖得一个好价钱?黄文博毕竟思路开,脑子活,先是组建大学生互联网营销团队,以“互联网+生态黑猪”的线上营销方式,把“猪小黑”产品在淘宝、苏宁、京东、一号店等电商平台全面上架;然后进军超市和开设门店,在线下仅武汉市就开设了50家直销门店,并利用微信客户端私人定制和同城派送业务,形成了“猪小黑”立体销售网络,年销售额过亿元。

      “宁可自己赔钱,也不能让贫困户吃亏!”

      2019年,博裕公司与湖北省粮油进出口公司签订了年供货10万头黑土猪战略合作协议,以求带动更多贫困户稳定脱贫。然而,这一年疫情泛滥,蓝耳病、口蹄疫、猪流感等疫情,让随州很多贫困户遭受损失。此属“天灾”,保险公司是不理赔的。

      “我是靠党的好政策和精准扶贫的好机遇才有了今天,如今我和贫困户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不能自己爬上岸而不管他们的损失,保险公司不赔我来‘赔’!”灾难面前,黄文博毫不犹豫地担起责任,他迅速安排团队核实损失、兑现“理赔”。“宁可自己赔钱,也决不能让贫困户吃亏!”当曾都区万店镇贫困户张小雨接到2800元“理赔款”时,感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饲养户们是纯朴善良的,他们知道保费是博裕公司出的,而赔偿还是他们,很多人流下了眼泪:“黄总,等瘟疫过后,我们一定继续养好你的猪!”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动的了,文博的妻子忍不住悄悄地别过脸去。黄文博说,“天灾”难以避免,但信心不可丧失,脱贫不可半途而废,谢谢大家!让我们共渡难关!送走客户,黄文博也流泪了,他不是心疼赔出去的钱,而是心疼妻子,这么多年来,她跟着他风里雨里、担心受怕、吃苦受罪,没过几天安生日子。他轻轻替妻子擦去泪水,一句“谢谢你”,瞬间打开了感情的闸门,二人相拥而泣,两颗心更紧地贴在了一起。

      路,还得继续走。为了不影响10万头黑土猪供应合同,他辗转外地,一次次登门拜访,与广州市钱大妈农产品公司等企业签订了订购协议。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来势凶猛,一时间封城、封路,全民居家,但供应不能停!黄文博办理了应急物资车辆通行证,给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雷神山建设者和1000多户居民每天进行肉品配送,期间捐赠出4万元的猪肉。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保供应

      风,呜呜地刮着;雪,纷纷地下着,一辆小货车在风雪中艰难。2020年2月15日,曾都区何店镇贫困户江正荣求助:我家4头黑土猪快饿死了!黄文博不顾雨雪路滑,立即驱车前往,他知道4头猪对于一个贫困户家庭意味着什么。但还没进村黄文博就傻眼了,每个路口都按防控指挥部的要求设卡、封堵了,车辆根本进不去。黄文博向执勤人员说明原委,并自己请来挖机,保证返回后封堵还原。几经周折,终于把江正荣家的4头黑土猪以高价收了回来。

      辐射、带动;战贫、脱贫。至2019年,黄文博的养猪扶贫项目已在随州全面铺开,黄文博看着眼前高高摞起的记载贫困户饲养猪小黑的账簿数据,不禁百感交集:五年,他累计发出去的黑猪仔共有20000多头,已助8473户贫困户脱贫,并带动周边地区农民养殖黑猪10万余头。

      一路的拼搏和汗水,在倾情帮扶的路上,留下了鲜花和掌声。“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全国十佳农民提名奖”、“全国创青春大赛最具影响力品牌第一名”、“省级扶贫龙头企业”、“全国科技助力精准扶贫先进个人”……5年间他共获得32项荣誉,平均每年5至6项。“每次得到荣誉,开心和激动是自然的。但最令我高兴和骄傲的是,这每块牌子背后,有贫困户因此而脱贫,有贫困村因此而摘帽儿!”说这话时,黄文博依然一脸的憨厚和腼腆,这些貌似专业的术语,竟然不经意地从他口中脱口而出。

      在市北郊的博裕公司门口的一面墙上,有一幅央视CCTV7报道“猪小黑”的巨屏宣传画,似乎在向人们讲述着他的《致富经》以及扶贫路上青春的奋斗。在宣传画的下面,是两头头戴大红花、栩栩如生的“猪小黑”造型,身后跟着一群黑猪仔,他们一个个摇头摆尾、憨态可掬,仿佛只要喊一声:“嘿,猪小黑!”便会从大屏幕上跑下来,顺着门前宽廠的大路,奔向千家万户百姓家……

      (作者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随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随县作协主席。)

    责任编辑:张晶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20025212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