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建要闻
  • 统一战线
  • 会务动态
  • 时政财经
  • 媒体聚焦
  • 民建视频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议政调研
  • 提案解读
  • 专委会动态
  • 社会公益
  • 非公经济
  • 思源工程
  • 对外联络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基层组织
  • 工作交流
  • 会内监督
  • 机关风貌
  • 学习培训
  • 领导活动集
  • 会员风采
  • 专题专栏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会员风采

    琴痴与口罩 湖北武汉会员贺立军的“抗疫故事”

    作者:姜燕鸣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分享到:

      

      琴痴是谁?他的名字叫做贺立军,是民建武汉市文化委员会副主任、汉阳区会员,琴台钢琴博物馆馆长。你问他和口罩有什么样的故事?在武汉疫情发生以后,他成了一场全球募捐活动的组织者,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一个传递爱心的使者。

      十年琴缘

      2019年的最后一晚,琴台钢琴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跨年庆典——理查德·克莱德曼浪漫辉煌钢琴音乐会,众多的音迷从四面八方赶到现场,不仅一睹钢琴王子的风采,还亲耳聆听了克莱德曼演奏那些熟悉的钢琴曲,一时群情激荡,流连忘返。馆长贺立军当晚在朋友圈发了他与克莱德曼的合影及现场活动图片,并写了一句话:“2020,爱你爱你。”

      贺立军自然很享受那一刻的幸福,这份幸福与十年前的那个机缘有关。

      作为中国地质大学工科博士的他,曾在美国从事矿业投资咨询工作,拥有运转良好的公司,生活优渥。2009年,他想给女儿购买一台钢琴,碰巧发现一台1911年的behning&son古董钢琴被挂在网上出售。精美的工艺、细腻的音色让贺立军一见倾心,当即入手。这次偶然的捡漏,让不懂音律的他对古典钢琴产生了深厚的兴趣,渐渐变为琴痴,一有机会,就去世界各地寻觅,到2013年,他已拥有一百余台古董钢琴,并陆续将这些宝贝运回武汉。在“高山流水”的故地汉阳,蜚声海内外的琴台大剧院一楼,创立了中国首屈一指的琴台钢琴博物馆,让古琴台千年流传的知音文化与欧洲的古典钢琴音乐相互融合,可谓相得益彰,意义非凡。

      “琴痴”贺立军不仅想方设法收集世界各地的古董钢琴,对近乎“非遗”的古董钢琴修复技术也在做抢救性保护。由于耗资巨大,他忍痛放弃自己擅长的地质专业事务,卖掉在国外所有的物业、国内拥有的房产和原矿业投资与咨询公司的写字楼,将全部精力投入到钢琴博物馆的运营和发展,并与欧美专业公司联合设立全球古董钢琴修复技术中心(中国武汉),引进最新钢琴重建技术及专用设备,掌握了相关技术。经过修复,包括镇馆之宝施坦威黄金大钢琴在内的大部分古董钢琴已达到演奏水准,重焕生机。至此,琴台钢琴博物馆已拥有1000多台世界顶级的古董钢琴,其中被誉为“钢琴中的劳斯莱斯”施坦威钢琴接近100架,在中国钢琴类博物馆中拥有藏品品牌、数量、质量三个第一。

      2020年元旦刚过几天,贺立军便有喜事临门,历时132天,辗转3万多公里的100多台古董钢琴终于运抵武汉琴台钢琴博物馆,这批古董钢琴几乎囊括了欧洲所有钢琴厂家,不乏贝森朵夫、贝西斯坦、佩卓夫、博兰斯勒等世界名琴。

      那一晚,贺立军激动得彻夜未眠。2019年,他从欧洲朋友那里得知,意大利一位老人有40台古董钢琴要出售,于是迅速从武汉飞到佛罗伦萨,历经20多天,终于找到了这位老人并一口气全部买下。期间,他还与欧洲古董钢琴修复协会达成古琴修复合作协议。因琴台钢琴博物馆建立的全球古董钢琴修复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这吸引了此次欧洲古董钢琴修复协会将110台古董钢琴,跨越半个地球送来武汉修复。此外,欧洲也看好中国艺术品消费市场,希望通过这种合作模式开辟中国市场。

      新年伊始,一切似在有序地进行着。因春节在元月下旬,元旦一过便开始忙年,各种卖场的年货也开始促销,虽有消息说武汉发生病毒性肺炎的病例,但官方披露可防可控,也未见“人传人”,还处理了8位“造谣者”,提醒大家不信谣,不传谣。于是大家都放下心,虽然阴雨绵绵,各家酒店会议中心依然爆满,各行各业的年会如期举行,年终总结,畅想规划,载歌载舞,把酒言欢……都企盼来年风调雨顺,吉祥安泰。却不知病毒的妖魔正悄悄积聚,一场巨大的灾难正朝着这座千万级城市袭来。

      一群人,一件事

      连续有朋友患病住院,引起了贺立军的警觉。此时武汉街头依然如故,公众场所充斥着不戴口罩的人流。元月19日,贺立军在微信中写道:关健时刻,还得靠医生,请尊医复医!并发了三张市五医院门庭若市,众多患者围着医生看病的图片。

      元月20日,疫情的态势才变得明朗。到达武汉的钟南山院士接受记者采访,披露新型冠状病毒传染存在“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这犹如一声炸雷,让蒙蔽之中的武汉市民顿时惊慌失措,但为时已晚。

      病毒来势凶猛,武汉市各家医院患者迅速爆棚,医用防护物资纷纷告急。贺立军的微信也频繁起来。

      元月21日,他发了张戴口罩的驱车照,诙谐道:一着急,口罩反了。或有人询问,又写:哪里也不去,留守武汉,保卫人类!

      元月23日,他发出求助信息:汉阳五医院,已列于应急7+7医院,急需下列物资,信息可靠!并附了一张人民湖北公众号发的7+7医院名单,另一张是武汉市五医院物资需求的清单。

      此后几日,他一直在朋友圈转发各种疫情信息。

      2月1日,他在微信中写道:使命必达!这是定点捐赠给医院急需的N95口罩和防埃博拉病毒防护服,由于顺丰都不给送货了,没办法,今天我只有自己送到市五医院了!这已经是第二批物资了,都是全世界各地旅游领队“人肉”背回来的,捐赠者只有一个目标:一定要亲手交给一线医务工作者!市五医院“网红医生”吕小红主任说,这是她见过最好的N95口罩,3M1860医学界最经典款,20多年从医只戴过1次。并附上运输救灾物质的九宫图。

      原来琴痴在多天前就忙起了口罩。

      市五医院是最早接受新冠肺炎的7+7定点医院,但因缺少医疗物资,50%以上医护人员还佩戴着不防病毒的口罩,近乎肉搏地在与病毒抗争,随后纷纷中枪倒下,医务人员也面临严重短缺。

      贺立军得知情况,忧心如焚,他很快与汉阳区委组织部主管海外人才引进的叶明媚副部长、武汉市第五医院黄颖博士共同发起了“全球募集医务工作者防护物资工作群”,并利用自己多年在海外留学及工作的人际资源优势,成立了一个志愿者团队,力邀8名医生加盟,其中5名医学博士,1位基础医学教授博导,开始全球募集合格的医护口單。

      这期间,贺立军有幸认识了一些来自于世界各地地华人旅游领队,进入一个500人的大群,他们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买口罩,捐口罩。

      贺立军希望募集到3M标准的医用口罩,但3M标准的医用口罩1860和9132在全球难已买到,现标准版3M美国8210,美国已不让出境,“一群人”就将口罩全部拆盒,装进一个个拉杆箱拖上飞机。

      他们中有一位与贺立军对接,每次顺丰快递寄件人就留了两个字:大侠。当时市面上80元都买不到一只N95口罩,她却累计捐赠了5万多只N95给武汉,只要求贺立军送给一线的医生们就行了,所以贺立军称呼她:口罩大侠。

      贺立军问对方:我只是一名医院志愿者,为什么信任我?

      大侠说:我们虽然都是民间人士,平凡人生,但也懂民族存亡,匹夫有责。在灾难来临时,我们只想尽一份力量,希望武汉人民能战胜困难。我们不求名,不要捐赠证书,只想把口罩捐给一线医务工作者,你符合我们的理念,所以我们一群人选择了你。

      生死时速

      落地运输却成了大问题。口罩是战略物资,尤其是医用口罩,其生产厂家已被政府接管,统一生产和销售。除中国邮政以外,其他物流公司一律禁止运输医用口罩。但“封城”之后,武汉邮政因承受不了排山倒海的邮件,已接近瘫痪。面对急不可待的一线医护缺口,指望邮政运输已是天方夜谭。

      2月1日,到达武汉的第二批物资由贺立军亲自接收并送到医院。但第二天到达的第三批物资美国产6000个N95口罩就进不了武汉城,只得先发往武汉周边的应城市。

      顺丰快递显示早5:00可以把物资送到应城。1日晚上,贺立军就联系应城当地一名退伍老兵9:00去接货。

      2日上午,通过联系应城政府部门,退伍老兵半个小时内就办好进入武汉的通行证,90分钟后,老兵便将12箱货送到琴台钢琴博物馆,又迅速卸下物资。贺立军问运费多少钱?老兵说了已付,便开车离去。等转过了身,贺立军才知是老兵垫付了顺丰物流费和车费。

      贺立军随后用一个小时完成了物资清点,赶在中午12:00前将物资送到了市五医院。

      他还特地给吕小红主任一个惊喜,送她一盒3M1860口罩。吕主任从医20余年,这次新冠疫情,因敢说真话被中国青年报报道,成了“网红医生”,让人们知道卫健系统诸多的不完善。吕主任收到口罩,高兴坏了,说:“平生只用过一次3M1860口罩,昨天送来800个1860口罩,半小时就被医护人员抢光了,我刚好值班,1个都没有抢到。”

      五医院的物资得到暂时缓解,但武汉之外的县城医院还处在救治盲区,尤其是那些县城卫生院,一些赤脚医生连传染病防治办法和口罩基本知识都没考试就上岗了,自然都还戴着不防病毒的普通口罩在“肉搏”。

      贺立军急在心上,2月5日,第四批医疗物资法国产8000个N95口罩刚到达武汉,他就与志愿者们前往一些县城医院紧急派送,与死神赛跑。

      因进入战时,物流运输也变得繁琐,跨一个县城就需要盖一个章,去过武汉的司机再回到当地就需要隔离14天,还有战略物资禁止邮寄等各种规定,从武汉到监利这么短的路程,层层关卡都能折腾死人。但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总能想到办法,武汉运来的货物一到监利高速地界关卡处,早有监利的志愿者司机在那等着,彼此就在检查站交接货物,再由监利司机运到县城医院。

      贺立军统计一下这批物资总耗时:“一群人”从纽约用拉杆箱人肉背回广州,广州顺丰空运武汉,武汉到监利,全程下来不到96小时,上演了一场口罩的生死时速。

      三天后,2月8日,瑞典华人联合会援助武汉市五医院的第一批物资到达武汉。远在北欧的瑞典华人华侨获悉贺立军等人发出的医疗物资求助信息后,瑞典华人联合会理事会迅速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拨出应急资金,启动防疫募捐活动,同时发动全瑞典华人自愿捐款,并通过与贺立军对接,将武汉第五医院作为受援单位,给医护人员提供最需要的医用口罩和防护服。他们采购到的第一批救灾物资经专业医师检验合格后,快递到合作的北欧申通物流公司,通过绿色通道飞往中国武汉疫区。

      这是贺立军等成功募集到的第五批急救物资,也是市五医院当时接受捐赠的最大一笔急救物资,共计11960个欧洲N95级口罩及10套防埃博拉病毒防护服,整整84箱,堆成一座小山。当时医院仓库已空空如也,真是雪中送炭啊。医院设备科潘科长阴郁多日的脸终于露出笑容,亲自冲到车里卸资,院里其他科室听说物资到了,都赶紧过来抢运。

      贺立军在寻找神经内科熊主任,却不见她的身影。自从疫情开始,市五医院作为7+7定点医院,每一个科室都开始接诊发热病人。贺立军答应过熊主任,等这次物资一到,就选一套防埃博拉病毒防护服给她。但在场医生告诉贺立军,熊主任来不了了,就在2天前,熊主任已被确诊感染,她是五医院第N个被感染的医护人员。

      贺立军眼见这些优秀医务人员一个个离去,痛心不已,从这批物资筹集到抵达第五医院,达15天之久,历经重重困难。如果能早点到达,这些一线医护人员就可避免感染了啊。

      收到物资的喜悦很快被巨大的悲伤所取代,贺立军静静地看了下搬运物质的医生们,悄悄走出了医院。

      十万+之难

      贺立军要与时间赛跑,后续他们还有许多工作须要跟进,他的团队每天24小时对接全球各地捐赠组织,以争取募捐到更多的物资,支援武汉抗疫。

      2月12日,第六批募捐物资到达武汉。14800个俄罗斯产FFP3-N99口罩就在顺丰快递仓库进行分发,武汉周边的县城医院几乎都来了,人手不够,贺立军把他的房东也拉过来做志愿者。

      去给武汉市内基层医院派送口罩时,贺立军碰见一位医生朋友,对方前段时间被感染了,治疗后刚转阴,现又上了前线。他无法再说什么,唯道一声:保重,活着见!

      2月13日,仅仅24个小时,第七批救灾物资就顺利送达到武汉市汉阳区。这是“一群人、一件事”在广东省购买的10万余元次氯酸消毒液,全部捐赠到二桥街道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这些捐助者,他们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导游领队组织,美国西北大学、芝加哥大学、洛约拉大学华人留学生组织,匈牙利华人及北京育英中学团队组织,以及瑞典华人联合会等各种海外组织。他们聚集了五千万同气连枝的华人华侨,其中大部分还是工薪阶层,在国家最危难的关头,在武汉医用物资极度贫乏的时刻,他们与祖国休戚与共,毅然发动募捐,四处寻觅购买急需的医护物资,千方百计地运回武汉战役最前线。此等报国之心,足以感天动地。

      2月14日,来自俄罗斯产的43000个N99口罩也顺利抵达武汉。这天是西方的情人节,贺立军得到母校中国地质大学医院物资告急的消息,特地挤了一点物资送去,他说今天是亲人节。

      2月15日子夜,电闪雷鸣,白天又飘起鹅毛大雪,这是2020年第一场雪。武汉抗疫感动了天地,让瑞雪降临,“瑞典华人联合会”第二批援助的10350个医用防护口罩和1423套防护服在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等组织及爱心人士的全力支持下,也全部运抵武汉。

      这雪中送炭的情谊,让市五医院的医务人员又一次深深感动。这是贺立军们募集的第九批医护物资。

      截至2月24日,贺立军团队已在全球累计募集了79415只N95级医用口罩,80657只医用外科口罩,4500套防护服,5800只护目镜,10万双医用手套等,累计人民币价值已达千万余元。所有医用口罩已全部捐给武汉各医院一线医护人员。而这筹集的10万+急需物资,又有多少人无私的奉献,经历多少艰辛的过程,贺立军没有一一细说。但他谦逊地说:“比起那些奋战一线的医务人员,我们只是做了搬运工,架起一座捐赠者和受赠者之间的桥梁,让爱心传递,让美德化为力量。”

      爱心,就像一棵树撼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

      工科博士贺立军本可呆在他的琴台钢琴博物馆里,完成60岁前“建设一个全世界最大的乐器类博物馆”的梦想,做个岁月静好的琴痴,但灾难降临,他成了一场全球募捐活动的组织者,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一个传递爱心的使者。

      武汉这座英难的城市,正因有贺立军这样千千万万个无私无畏者的奉献,我们才有信心打赢这场武汉保卫战。而庚子年冬春发生的一切,将深深影响每一个武汉人,并将载入史册。

      不信邪的武汉人民,等待着抗疫胜利的那一天!

      (作者民建武汉市江岸区会员,中国作协会员,已出版畅销小说《汉口的风花雪月》《汉口之春》《倾城》《大智门车站》《武汉的沉香浮影》等,曾获第六届湖北文学奖、第九届屈原文艺奖、武汉市第三届文学艺术奖等,迄今已发表出版文学作品四百万字。)

      

    责任编辑:张晶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20025212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