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建要闻
  • 统一战线
  • 会务动态
  • 时政财经
  • 媒体聚焦
  • 民建视频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议政调研
  • 提案解读
  • 专委会动态
  • 社会公益
  • 非公经济
  • 思源工程
  • 对外联络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基层组织
  • 工作交流
  • 会内监督
  • 机关风貌
  • 学习培训
  • 领导活动集
  • 会员风采
  • 专题专栏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会员风采

    柯正侃:感恩这个时代

    作者:民建台州市委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4月18日
      
    分享到:

      1976年,我结束了下乡知青的生活,回到了当时还是一个海边小镇的黄岩县海门镇(当时的椒江,还叫海门,属于黄岩县),并被安排在海门糖烟酒总店。由于我又正好年轻劲足,干什么工作都积极肯干,于是就由我负责,带领糖烟酒总店职工待业子女,于1978年组建了东方红综合商店,这也就是后来的椒江第二糖烟酒公司,解决了100多名待业青年的就业问题。

      在此之后,我的工作得到了当时很多人的肯定,加之本人工作热情高,办事比较积极,所以,除了做好糖烟酒公司的本职工作外,也经常被抽调到区镇相关部门帮助工作。这时的海门镇被改名为浙江海门特区。为了修复在文革期间遭到破坏的街道、道路,在政府的统一安排下,我被抽调参与筹建海门市政建设委员会(即现在的椒江市政管理处),对原东方红大街(即现在的椒江中山东路东段)进行整修,并对东方红大街西段(现中山西路)和十字马路(现解放北路)等进行改造。大家的工作热情都很高,为建设好海门,我们还自筹材料、经费,向温州求援,无偿调来了当时椒江的第一台压路机。

      说到这台压路机啊,这里面还有个故事,当时我们到温州出差,跟温州建委的人聊天,说到我海门道路建设的事,温州建委的同志说,他们那边刚好有个压路机,活干完了,正放在那里。我说那好啊,是否可以先调用一下,他们那边也很支持,说为了革命建设,说调就调。而且还是免费给运送到椒江。这个压路机跟我们现在看到的还不一样,那是个蒸汽动力的,个子很大,一开动起来轰轰轰的,半个椒江的人都听的到,跑来看热闹的一大片。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建设的蓬勃开展,海门特区改名为椒江市,成为浙江省的第一个县级市。同时,椒江城区的人口也在不断扩大。为解决多年来城市居民住房难问题,在椒江市委市政府的统一安排下,我又积极参加组建城镇房屋统一建设办公室、街道拆迁办公室及椒江市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公司,对解放北路、中山东路、工人路等道路的两侧及凤凰新村、花园新村、白云新村等十多个小区进行开发,并率先推行住房商品化,这几个小区的建设开发,一下子改变了椒江小渔村的面貌,看起来也比较像个城市了。

      随后,又一个全新的任务摆在了我面前——组建椒江煤气公司,而这一次的任务,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

      组建煤气公司,改变了我的人生

      那是1986年的10月12日,传统的“九·九”重阳节,是个星期天,我当时已经加入了民建,是个民主党派人士,这一天,我们被椒江市市长周林本叫去,一起参加登烈士山活动。登上山顶时,大概是十点半左右的样子,正是做午饭的时间。那时的椒江,人们生火做饭,用的都还是木柴、稻草,好一点的用煤炭,做饭时间一到,整个城市便到处点柴火、烧煤球,一片雾芒芒。我们从山上望下去,只见一股股浓浓的炊烟,慢慢从一家家屋顶飘了上来,先黑后白,分外显眼,与当时的蓝天白云形成鲜明对比。我当时就随口感叹了句“要是有一天,我们椒江都用上煤气,那该有多好!”,就这么随口说的一句,恰好被在边上的周市长给听了进去,他笑着对我说:“怎么样,这个工作你去搞好不好?”。我也没多想,就随口答应道“搞搞看也好。”

      没过几天,市建委领导找我谈话了,说要我开办煤气公司。红头文件一下,算是一个事业单位成立了。但交到我手里的,却只有一张盖着政府大红印章的任命书,办公室、办公桌、椅子、茶杯、热水瓶等等,统统都要向外单位借;当时租用的,就是建委楼梯旁的一间小屋子,我们几个人挤在一起办公,为了能及时跟外地气源厂家进行联系,我们没有电话机,就在墙壁上挖了个洞,与隔壁的园林公司共用一台电话。

      当时,椒江是新建市,百废俱兴,要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地方财政一时又挤不出什么钱来。而当时的液化气和燃气灶具市场,却在悄然兴起,有条件的单位都通过各自的渠道,到嘉兴、宁波,专车运瓶充气,有的单位还专程派人到广州、深圳采购燃气灶具。看到这一点后,我们一方面与用户签订供气保证协议,以协议的形式,保证燃气物资的供应,因为当时资源紧俏,能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所以用户也乐于接受;另一方面,就是通过向外地借资,进行灶具和气源的采购。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因为燃气公司刚成立时,还是个事业编制,不能直接从事经营,怎么办呢,我们就主动打报告,变更为国有,但变更后,还是有不少的限制,我们又打报告,设立了一个燃气经营部,是集体性质的,然后以这个燃气经营部的名义,才开展的燃气灶具销售业务。当时我们所经营的燃气灶具,不仅有国产名牌,还有香港、日本以及南韩和周边国家、地区的进口货,一下子填补了市场空白,市民反响很热烈。第二年,我们还专门办了一个燃气灶具订货展销会,一天就签订国内外各商家供货合同40多万元。就这样,我们通过自想办法,理顺关系,不自觉地从计划经济迈向了市场经济。

      然而,正当公司发展蒸蒸日上之时,一场意想不到的横祸从天而降,1989年9月19日夜,正逢农历八月十六的中秋大潮,23号台风挟着暴雨正面袭击椒江,风、雨、潮汇集在一起,冲垮了江堤,淹没了稻田,我们在椒江外沙租借的仓库,也被海水冲毁。仓库里存放有2000多只液化气钢瓶,一下子全部被冲散了,有的漂到了北岸,有的漂到了大海,最远的还漂到一江山岛和大陈岛。当天晚上,台风过后,潮水退了,我和职工们冒着狂风暴雨,来到外沙抢救钢瓶。钢瓶在夜色中,这一个,那一个,我们就一个个地从海水中、泥涂里,把他们给捞回来。由于天黑雨急,看不清楚,而且当晚也有在台风中淹死的人,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远远望去,就像陷在泥水中的钢瓶一样,走过去一拉,才感到不对,再用手电筒一照,才发现是具尸体,吓得我们的员工连连大叫。当时的外沙化工区还在建设施工中,台风海潮一来,把化工原料什么的,都给冲了出来,又臭又脏又有毒,但我们的职工根本不顾这些,他们一次又一次跃进污水塘,没一个叫苦叫累的。饿了,啃一口馒头,渴了,喝一口凉水,困了,在水泥地上躺一会,脚泡肿了,用酒精抹一下,再下滩去…这一年,公司经济损失达100多万元,辛辛苦苦了好几年的努力,几乎全部泡汤。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向外单位融资借入的资金又要到期了。如果还,企业的资金运作将变得异常艰难;如果不还,企业就会从此失去信誉,虽然说是天灾,求得对方的宽限,也说得过去,但我当时还是咬了咬牙,嘣出一个字,还!钞票亏了可以赚,信誉丢了,多少钞票也买不来!就这样,我们勒紧裤腰带,咬着牙,硬是挺过了这场危机。

      事后,当对方得知我们是在遭受台风打击后,还是坚守承诺,如期还款,他们对我们表示了更加的钦佩,并主动提出要加强合作。就这样,坏事变好事,我们得到了第二笔更大的融资。有了这笔钱,我们在栅浦天打岩的地方,建设了椒江储配站。在此之前,我们虽然叫煤气公司,但其实是“没气”公司,都是通过小货车,从外地运瓶来维持本地的供应。但有了储配站以后,我们就有了自己的储存基地,不用再长途运瓶了,大大提高了效率。

      随着经济建设的加快,椒江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特别是1994年撤地建市,椒江成为台州市的中心,城市发展也愈发显得有模有样。为此,我提出要建设管道燃气。当时也有人劝我,说椒江又不是什么大地方,瓶装气搞搞就很不错了,搞什么管道气,投资又那么大,而且瓶装气用着大家也很方便,种种替我担忧的思想。但我是搞过房地产、搞过城市建设的老城建人了,知道管道气是城市的基础配套设施,是一个城市的品位的象征,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所以,我顶住压力,坚持要搞,不仅要搞,还要高起点地搞,直接以天然气标准进行设计、施工。经过反复论证、考察学习后,从1996年开始,我带领大家开始了管道燃气建设,并在借鉴其他城市建设的基础上,提出“建设管道气,迎接天然气”的口号,实行管道燃气建设“三同时”(即与主体建筑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验收)、“三同步”(即与新区建设同步、与道路拓宽同步、与旧城改造同步)。

      但当时,社会上对管道燃气还比较陌生,了解的不多,所以工作起来难度也不少。怎么让大家都在支持管道气建设呢,我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一夜之间,让所有的管道工程都同时动工,把全部的管沟都打开。这一下子,整个椒江城都炸锅了,纷纷议论,这是在搞什么,谁搞的,当时正逢卫生城市大检查,省检查组的同志马上就要来了,大家急的不得了。后来一打听,哦,这是在搞管道燃气建设,而市长、市委书记,他们也都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一听说是管道燃气建设,就说这个好啊,大城市都有,想不到我们也搞起来了啊,这个好。有了领导这么一句话,我们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管道气也就这么给搞起来了。后来,我们西片工程点火通气的时候,我把省、市、区的领导都叫了过来,热热闹闹地搞了个仪式,这下子,更多的人都知道搞管道气建设了。

      但管道气是个长期工程,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管网投资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三同步、三同时,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搞了几年后,我们的资金、人才、管理等各方面,都显得有点捉襟见肘了。管道燃气是典型的公用事业,前期建设投入大,后期维护费用高,投资回收周期长。这边大把大把的资金投了进去,那边什么时候有效益,谁也不知道。所以,像燃气这行业,在一些大城市,都是有政府财政支持的。但台州不一样,都是我们企业自筹资金,自想办法搞起来的,政府没补助过钱。当时,大家的思想意识还是比较保守的,认为瓶装气用着也方便,加上管道气起步迟,也没有纳入城市大配套,不像现在新建的小区,这个都已经纳入了房价,但当时却不是这样的,还需要用户另外掏一笔钱,所以大家用的积极性不高,用户也不多,企业负担比较重。

      这时,国务院出台了加快市政公用事业市场化改革的意见,鼓励公用事业单位进行体制改革。而当时的政府财政也比较紧张,不愿背这个包袱,于是,就要求我们进行内部改制。就这样,我们在体制上又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改制后,企业在资金、用人、管理、投资等各方面,都拥有了更大的自主权。我们就先后投资设立了正达运输、正安瓶检、正方物资、正规检验等各类相关的子公司,加上之前设立的设计院、安装公司等,形成了以燃气为主的产业发展规模,人员、业务、产值等,在这一阶段得到了快速发展。

      但资金的不足和气源的紧张,却愈发显得突出。特别是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以后,国际原油爆涨,引发液化气价格飙升;台州在“非典”时期、以及2005年和2007年的时候,都出现了较为严重的气源短缺、气价高涨局面。我当时就意识到,保障气源供给将是城市燃气企业今后运营的核心工作,谁拥有气源,谁才能在这个市场上长久生存。基于这样一种认识,我们想通过招商引资,引进气源,来提升城市燃气的发展。但合资不仅关系到企业生存,同时更与台州市民的生产生活密切相关。所以,当初在选择合资对象上,我就提出了6点基本要求:专业发展对口、企业信誉良好、管理理念先进、技术力量较强、充足资源保障、资金实力雄厚。后来,随着洽谈进程的深入,我们又将这6条具体化为2点,第一要提供气源保障,并且所提供气源价格不能高过浙江省的平均水平――过高了老百姓消费不起;第二要解决资金问题,管道燃气属公益事业,前期投入大,投资回收期长,见效迟,在政府财政没有投入的情况下,没有足够的资金保证,建设管道燃气的难度是非常大的。根据以上两点,经多次的洽谈、考察,反复比较合作对象和合作条件后,我们与香港中燃-爱思开能源控股公司签订了合资协议。第一,在气源问题上,香港中燃-爱思开能源控股公司的态度十分明朗,他们表态在2009年底前给台州提供LNG气源,并表示在价格上将不高于浙江省内同种气源的平均价格。其次,在资金问题上,香港中燃-爱思开能源控股公司也明确表态,台州管道燃气项目的建设资金与流动资金,将全部由他们负责筹集,确保不因资金不到位而影响我市的管道燃气工程建设。

      合资公司成立后,不想却爆发了亚洲金融风暴,全球经济发展放缓,气源紧张局面也得到了缓解。在2011年的时候,合资公司从深圳工行融到了资,我们开始建设了天然气气源站,建好后,2013年,我们对管道气用户实施了天然气转换。现在,我们所有的管道,用的都是天然气,安全性能更高,也更清洁环保,价格稳定,而且比液化气还要便宜,大家用着都很高兴。

      回首40多年,椒江从没有气,到运瓶供气,再到储配供气,再到管道供气;气源从液化气到天然气,再到即将贯通的管输天然气;企业性质,先后从事业、到集体、到国有、再到民营、再到合资,我们这一路走来,真可以说是感慨良多。我们这一代人,既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见证者,也是其中的参与者、推动者和受益者。其中,加入民建,对我的思想影响最深。

      与民建结下不解之缘

      1986年,我在椒江民建赵连城、张哲能两位老先生的介绍下,加入了民建,从此,就结下了与民建的不解之缘。民建教育了我、影响了我,也影响到我创办企业的过程中,体现在我企业经营管理的点点滴滴里。

      民建要求会员必须爱国,要坚持遵从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努力为人民服务,在创办企业的过程中,我也始终坚持遵守了这一条。比如,我们燃气公司一直强调两个效益优先,即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优先,怎么理解呢,燃气是公用事业,关系千家万户,代表的是人民的利益,所以,我们一直强调社会效益优先的原则。

      在92、93年物价飞涨的时期,我们对供气保证金用户一直都平价销售。特别是每当年底气源紧张的时候,我们远到武汉、洛阳等地联系气源,以确保椒江春节期间的保供需要。采购困难不必说,因为当时还是计划经济刚刚向市场经济转化的初期,采购都要凭指标的。所以,没指标,要搞到气源是很困难的。另一方面,我们千辛万苦采购的气源,成本价要三四十,有的甚至是五六十元一瓶,但运到了椒江,我们对保证金用户,还是按平常的价格供应。这个亏损是很大的。特别是1994年至2005年的十一年期间,我们对供气保证金用户的销售价格,一直都维持在35元一瓶供应。哪有什么物价能维持11年不变的?这在任何商品价格里,都应该是少有的。

      在合资后,外方股东是一家上市公司,按他们的说法,企业要对股东负责,要多为社会创造价值,所以,我们在社会效益优先原则的同时,又加了个经济效益优先。但我认为,企业要想长久发展,盈利固然重要,但社会责任更不可缺少,特别是我们这种行业。如果只是为了盈利,那只算是个企业主、暴发户,那成不了企业家。企业家就要有大家风范,就要有责任担当。

      在2017年年底,我们燃气行业遭遇了罕见的全国性气荒,气价从原来的四五千一吨,蹭蹭蹭地上涨到10000多一吨,翻了一倍多。不仅价格高涨,气源更是紧张,几乎到了有价无市的地步。但我们的民用气价格,还是维持在原来的水平。周边的很多企业,面对着高进低出的市场行情,有的开始限供,有的干脆停供,有的为了经济效益,甚至内部下文要确保顺价销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咬咬牙,坚持着挺了下来,我们在向主管局汇报时就说了,我们企业是负责任的企业,在关键时刻会担负起企业的社会责任,确保供应。尽管挺下来后,我们严重亏损,但我们始终保持了稳定供应,维护了当地人民的根本利益,我感到我对得起我的用户、对得起民建对我的教育。

      就在这样艰难的背景下,我们还遇到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内部风波,外方派的总经理带着财务总监,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不告而别,还带走了财务专用章和网银U盾。企业账户里的资金动不了了。这边马上春节了,农民工的工资要发,气源要采购,这边又有全国性的天然气气荒要应付。真是险象环生,哪个环节出错都会是个大问题。我身体不好,本来想借着春节到外地疗养的,出了这趟子事,走也走不安心了,我向公司全体员工发出了动员令,号召大家自愿集资,共度危机。员工们也都很支持、很齐心,没几天,就汇集了近1000来万元。春节后,我找来不告而别的那2位,我说你们还是企业高管呢,思想觉悟连普通的员工都不如,他们在企业遇到危险的时候,都能主动解囊相助,你们倒好,非但当逃兵,还在背后捅一刀,你们还有什么脸面对得起这个企业,对得起这些员工?

      我后来想想,如果没有民建坚持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教诲,没有民建努力为人民服务的要求,当一个企业在遇到这样的危机时,是很难安然度过的。我既是民建优良传统的受教者,也是这传统的受益者。

      民建另一个对我影响很深的,就是“四自”学风。强调自我学习、自我教育、自我完善、自我提高,我也把它纳入到我们企业的文化之中。除了我本人坚持学习外,我也鼓励我们的员工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我们单位的高级工程师,占总员工队伍的15%以上,这不仅在台州同行中是首屈一指,在整个浙江省,也是为数不多的。

      当然,民建给我的教育还很多。我曾多次说过:“我一生起码有两个方面是终身制的:一是学习终身制,常言道:活到老,学到老,学习是精神营养,多学习能延年益寿;第二个就是民建会员终身制。

      过去,我一直对自己的待人处事以“不卑不亢,先退后进”为准则,如今,我完全可以以“四容”来要求自己,这“四容”就是:“包容社会,宽容待人,从容处事,笑容人生”。

      回首这40多年,我感恩这个时代,正是改革开放年,才给我留下了这许许多多精彩难忘的回忆,才给我书写了这样一个丰富多彩而又无怨无悔的人生。

    责任编辑:张晶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