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建要闻
  • 统一战线
  • 会务动态
  • 时政财经
  • 媒体聚焦
  • 民建视频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议政调研
  • 提案解读
  • 专委会动态
  • 社会公益
  • 非公经济
  • 思源工程
  • 对外联络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基层组织
  • 工作交流
  • 会内监督
  • 机关风貌
  • 学习培训
  • 领导活动集
  • 会员风采
  • 专题专栏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会员风采

    他 们 仨

    施复亮、钟复光和施光南的故事

    作者:赵宾   信息来源:《团结报》   发布时间: 2019年01月10日
      
    分享到:

    施复亮

    钟复光

    施光南

      他们仨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其中两位又是民建会员,在其革命生涯中体现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他们是施复亮、钟复光夫妇和儿子施光南。今年恰逢施复亮先生诞辰120周年,谨以此文表示纪念。

      父亲施复亮(1899-1970),原名施存统,浙江省金华市人,1920年加入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参与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参与组建东京共产主义小组。1922年当选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首任书记,中共“二大”代表。1945年参与发起组织民主建国会并当选为常务理事。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劳动部副部长、中国民主建国会副主任委员、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常委等职。

      母亲钟复光(1903-1992),重庆市江津区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民主建国会成立大会上当选为监事;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常委。北京经济学院图书馆主任。

      儿子施光南(1940-1990),重庆市南岸区人,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十三大”代表,中国自己培养的新一代作曲家,被称为“时代歌手”“人民音乐家”。

      结革命良缘

      1925年,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在上海爆发,钟复光接到全国学联总会的通知,要她到内地各学校、工厂进行革命宣传,她成为“长江路”的代表之一,其任务就是带着传单,沿长江上溯,到各城市组织群众集会,宣传革命,揭露帝国主义暴行,向商界募捐接济上海罢工的工人。她先后到了南京,芜湖、安庆、九江、武汉、长沙、宜昌、沙市、重庆等大中城市。每到一个地方,就组织当地的学生会和妇女界召开大会。她在大会上进行演讲,由于演讲过多,过于激动,以至痰中带血。中秋节到了,她终于完成任务回到学校。但到了冬季,复光又出现了吐血,她不得不住进医院治疗。

      这时,一个人闯进了钟复光的感情世界里,他是施存统,是她最为敬重的老师之一,知名学者和中国青年运动早期领袖,当时的团中央第一届总书记。他开始给钟复光写信,谈理想、谈人生、谈社会……慢慢地,他们开始较多地交往起来。复光生病,他又多次来医院探望和深谈。病榻前他们有了相互的更深的了解,感情日增。复光对他提出了“如何创造自己,如何有益社会”的问题,施存统对此特地刻了一枚“复光复亮”的图章进行了回答。为了表达他对钟复光的爱情,他特将施存统的名字改为施复亮,并作了一首打油诗——

      复光复亮,

      宗旨一样;

      携手并肩,

      还怕哪桩?

      这首诗表现出了钟、施二人高尚纯洁的爱情与大无畏的革命斗争精神,当时就被传为佳话。1926年春天,施复亮与钟复光结婚了,一对革命同志,结为革命伴侣。

      “愤怒的抗议”

      在重庆上清寺“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陈列着一张1946年“重庆市市民医院处方笺”,记载着“施复亮门诊号41099,颈部与右臀部挫伤,特此证明”。这是新华社记者拍摄的施复亮在较场口事件中被打伤的伤情报告。

      1946年1月31日政治协商会议(老政协)闭幕。为庆祝政协会议的成功,促使5项决议贯彻实施,2月2日,由政协陪都各界协进会等19个团体发起,定于2月10日上午在重庆较场口广场举行庆祝政协成功大会,并邀请李德全为总主席,李公朴为总指挥,推选李公朴、郭沫若、施复亮、章乃器等20余人组成大会主席团。陈立夫召集方治、叶秀峰、王思诚等人开会,密谋破坏。

      1946年2月10日,重庆各界20多个团体在较场口广场联合举行庆祝政协成功大会。到会群众达1万多人。政协代表周恩来、沈钧儒、梁漱溟、邵力子等应邀参加大会。

      会议开始时,国民党当局派遣大批特务、打手七八百人,以重庆工务会、农务会、商务会等名义强行入场,抢占主席台。大会主持者李公朴上前劝阻,被特务包围,拳打脚踢倒在台下,头部被铁尺打伤,血流不止。施复亮惨遭国民党特务毒打以致脑震荡。“较场口事件”激起了广大人民的愤怒,在医院中,由施复亮口授钟复光笔录一篇题为《愤怒的抗议》文章,揭露国民党的罪恶行径。他在文中指出:“我对于这种事实,不能不对于今天当权的国民党表示愤怒的抗议!”“我们个人是被打了,但是历史的车轮还是要向着我们所相信的方向进行的。”周恩来、陆定一等中共领导人在血案发生的当天下午,就赶往医院慰问了施复亮等人。

      施复亮出院后,重庆的空气十分紧张。蒋介石已在策划发动全面内战,爱国民主运动受到镇压,民主人士受到监视。鉴于这种情况,周恩来提议施复亮迅速离开重庆以免受到迫害。

      黄埔“女汉子”

      钟复光出生在江津县仁沱场綦河边的一个叫汪家湾的山村。16岁的钟复光考入重庆四川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邓中夏是钟复光走上革命道路的引路人。1923年初她们才辗转到了北京。后来经邓中夏介绍,她又来到繁华而喧嚣的上海,考入了上海大学。

      上海大学的前身是东南高等专科师范大学,不久前才由闸北迁往租界。教学楼还在改造,钟复光就被安排住在兴业里1号向警予大姐的家里。后来钟复光搬到淡水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与萧楚女作了邻居。邻里间常一起吃饭和讨论,这使她受益匪浅。

      钟复光是黄埔军校的第一代女兵。1927年,她任军校女生队的教导员。与在这些学校供职的国民党员和青年党员迥然不同,钟复光忠于职守、思想进步、为人正派、平易近人,非常关心体贴青年教师。她在校内精心组织“读书会”,鼓励教师看《新华日报》,引领他们追寻正确的人生道路,真可谓用心良苦,很多教师学生也乐于接受她的指教和影响。抗日英雄赵一曼、聂荣臻元帅夫人张瑞华、徐向前夫人黄杰等巾帼英雄都是她的学生。

      1989年,钟复光86周岁大寿之际,黄埔军校的老战友和学员们特地为她写下一首赞诗:

      少年胆气凌云,

      投笔革命超群;

      踏过秦陇雪山,

      延水岸边耕耘;

      育成天下桃李,

      园丁半生辛勤;

      仆仆七十尘世,

      国事历尽苦心;

      黄埔女中之瑞,

      巾帼英雄闪辉。

      守艰苦本色

      1941年,施复亮失业,度日艰难,儿子施光南还不满一岁。有人劝告他投靠国民党,去当个参议员。对此,施复亮严词拒绝,义正词严地说:“宁可饿肚皮,不投蒋介石!”这表明了他不和国民党同流合污的坚决态度。

      新中国成立后,施复亮担任了国家劳动部副部长职务,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但他仍然保持着艰苦朴素的本色。家中一日三餐十分简单,一双皮鞋穿了20年。三年困难时期,副食品供应非常紧张,友人见其子施光南因音乐创作常开夜车,脸色不好,便买了半斤巧克力去送给他。施复亮知道后批评友人说:“你怎么买这么贵的东西?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不能忘记农村,不能忘记农民。”

      施复亮烟酒不沾,也不喝茶,只喝白开水,将多余的钱储蓄,一旦公益事业需要,马上慷慨解囊。新中国成立初期,为救济上海失业工人捐款1145000元(旧币),河北水灾捐款2000元,支持家乡办学捐助2000元等,数不胜数。施复亮去世以后,没有给家庭留下一分一毫。要说遗产,仅有为幼时酷爱音乐的施光南添置的一架钢琴,也正是这架钢琴后来助施光南一生中谱写并演奏出了一曲曲享誉世界的乐章。

      人民音乐家

      抗日战争的艰难时刻,在日本帝国主义飞机狂轰滥炸的重庆,1940年8月22日,一个新生命降生了。施复亮给婴儿取名“施光南”,喻“光照南山”之意。1948,施光南回到浙江金华源东叶村老家上小学,1949年在金华城内小学毕业。新中国成立后,施光南随父母移居北京,在父亲影响下开始学习作曲,1957年中学毕业后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1959年转入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先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补习两年,再转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1964年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1964年毕业后分配到天津歌舞剧院任创作员。曾任全国青联副主席、中国音协副主席。

      1976年,怀着对周恩来总理的深切爱戴,施光南用泪水谱写了《周总理,你在哪里》,以独特、优美的旋律,表达了千千万万人积聚已久的悲痛和思念,牵动着所有人的心。1978年7月,施光南调入中央乐团,此后,他的创作灵感尽情喷发,先后创作了《生活是多么美丽》《月光下的凤尾竹》《假如你要认识我》等上百首带有浓厚理想主义色彩的抒情歌曲。1979年入中国音乐家协会并当选为理事,后任副主席。同年又被选为全国青联委员,后任副主席;并当选为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他优美的歌唱出了中国人民走向未来的心声,唤起了亿万人民的强烈共鸣,成为经久不衰的时代之歌。

      为纪念施光南,重庆南岸区、浙江金华市金东区分别建有施光南剧院和施光南音乐广场。

      (本文转载自(2019年1月10日《团结报》第6版[文史周刊. 史记];作者系民建中央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民建重庆市委理论研究委员会副主任)

    责任编辑:张晶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