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会员风采

壮哉 百岁“创客”

作者:王文玉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17年12月05日
  
分享到:

  2017年5月下旬的一天早上,我偶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自报是何庆钵的女儿。一听这熟悉的名字,我便想起前些年认识的一位很“另类”的高龄老人,禁不住急切地问:“怎么样?何老他好吗?”“好啊,今天是我老爸的百岁生日,他一定要我打电话邀请你来喝喜酒!”我恍然大悟,欣喜不已。随后匆匆赶到江北一家酒楼的大厅,参加由民建重庆江北区四支部为该会解放初期的老会员、老工程师何庆钵先生举办的百岁生日庆典。

  会场金龙欢腾,高朋满座。嘉宾们用诗一般的语言致辞,热情盛赞这位“中国高锰酸钾奠基人”“最早的民营企业家”崇高的爱国情怀和奋斗不息的创业精神。当头戴礼帽,身着浅色衬衫系红领带的寿翁携手97岁的老伴儿章紫登台亮相,并幽默地向大家娓娓道谢时,全场掌声如潮,一片喝彩,整个庆典弥漫着对老人浓浓的敬仰之情。

  一

  何庆钵 1917年6月生于四川西充,1943年毕业于抗战内迁到重庆歌乐山的南京中国药科大学化学制药专业。求学期间正是中华民族国难当头,热血青年的他怀揣“科学救国”的坚定信念,组织了200多名有理想、有行动的同学创办“新中国科学建设协进会”,并创办了中国第一本中学生科普杂志《科学中学生》,由他执笔的第一篇文章《富强康乐的根本》,其主旨便是强调发展科学才是富民强国的根本。

  毕业时,抗战已进入高潮。由于汽油紧缺,“一滴汽油一滴血,点滴节油为抗战”的大幅标语和宣传画随处可见。尤其是在汽油进口被中断的情况下,生产人造汽油需要的化学中间剂“硫酸铵”也很稀缺,外商趁机勒索,其价格按重量比黄金还贵,形势十分严峻。何庆钵以自己的学识和勇气创新发明,获得前经济部批准的“不用硫酸制造硫酸铵”专利,其产品的优势是不用当时稀缺昂贵的硫酸,而是用人畜尿、硫酸盐为原料生产硫酸铵,从而解决了人造汽油的难题,并且大大降低了硫酸铵的成本,这项发明在当时的化工界属首创。投产后,他请了成百上千的农民、劳工,用木桶在城乡收集人尿、牛尿,源源不断地送到江北董家溪他的茅草棚工厂,那情景成了抗战中十分动人的群众场面。由于这项科技发明和投入生产,不仅有力地支持了抗战大业,而且也使他的工厂掘到了第一桶金。

  解放前夕,何庆钵又以土制陶器作化学反应,并采用川东、贵州的锰矿作原料,研制出在中国第一个用电解法制造应用广泛的药品高锰酸钾。他为此开药厂,在国内投资生产高锰酸钾,工厂办得很红火,他被当选重庆市工商联的常务委员。因为开药厂赚了钱,一个穷学生一跃成了资本家。

  1956年实行公私合营,何庆钵将自己的企业以及按当时政策规定每年可分得的固定资产利息全部献给了国家,他希望自己真正回到人民的队伍中来。

  可是他并未能如愿以偿,极左时期他背着“资本家”和“脱帽右派”的包袱,被下放到重庆嘉陵化工厂等企业从事技术工作,所幸他依然爱岗敬业,痴心不改。在参与重庆天原化工厂开发“尼龙六”锦纶丝的研制过程中,因遭遇苏联撤走专家并带走资料的困境,他和同事们克服了重重困难,最后以他为首在摸索中完成了“单体”的合成。经送交上海合成纤维实验研究所“聚合”,该所称:从未见过质量这样好的“单体”。后来用它聚合出的“尼龙六”纤维丝在上海光明织造厂织出了国产第一批2000多双尼龙袜,被鉴定比进口一级的丝还好。但当时计划经济的程序要求重大科研项目上马之前必须送化工部申请立项。因何庆钵的政治原因不能前往,派去的行政领导和建筑工程师不懂化工,在汇报时对关键的问题表述失误,致使该成果眼睁睁的被夭折。

  如今,“高锰酸钾”经几代科技人员在原工艺基础上多次更新改进,质量达到国际精品标准,成了世界各国海关免检产品,畅销欧美,并得到化工部金奖。值得让老人欣慰的是:历史不会忘记他这位荣耀产品的奠基人对国家的贡献。

  二

  上世纪80年初,党中央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大地回春,万物复苏。那时何庆体已超过退休年龄,本该回家安度晚年,可是因单位留用,他被派到重庆沙坪坝区歌乐山公社支持一家即将倒闭的乡镇企业。他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决心再做一回“弄潮儿”。

  由于党中央对农村改革的优惠政策,加之本区科委、乡企局对下乡科技人员的大力支持,何庆钵利用当地丰富的水果、矿泉资源,将营养保健引入饮料,为这家企业研制出全国第一款保健饮料“维他果汁晶”。产品上市后,尤其是婴幼儿的母亲和老人们口口相传以及媒体的助推,很快在全国19个省市打开了销路。产品的经济效益不仅救活了企业,富裕了农民,而且享誉全国。

  这其中还有一个可喜的成果,因为按惯例科研所的生存一向是由国家包干,而何庆钵打破了旧体制的模式,不要国家一分钱,以提取企业营业额的3%创办了重庆乃至全国第一个民营科研所。由科研所带给企业生机活力的成功尝试是改革开放涌现的新事物,受到中央统战部、国家科委等有关部门的肯定和赞赏。国家科委主任宋健表示,以后国家的科研单位要向重庆歌乐山学习,走“以所养所”的新路子!重庆市委统战部、科委、农委、民建、工商联等部门的领导前往现场指导。《重庆日报》《中国青年报》等30多家新闻媒体记者络绎不绝地上门采访,所谓歌乐山上的“科技之花”“企业的智囊团”被全国及香港的报刊广为宣传。何庆钵至今还记得曾经科研所在一个晚上接待了4名记者,他笑称那是一个“记者招待会”!随后荣誉接踵而来。

  何庆钵的老伴儿章紫是出身于江苏江阴的大家闺秀,他俩志同道合,从大学“同窗”到结为夫妻,伉俪恩爱70余载。在科研所工作期间,章紫担任所长,负责全面管理,何庆钵负责科研和技术培训。而他总是将荣誉让给老伴儿,并赋诗赞美她做出的贡献。1983年,章紫女士还到北京出席了全国民建、工商联代表大会,受到邓小平、胡耀帮、邓颖超的亲切接见。

  有朋友打趣地问何老:“您那么早就“下海”,干得那么红火,您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么?”何老淡然一笑,说:“当时企业是赚了不少钱,那是富了企业,富了农民,推动了公社经济的发展。我当初是为公社创建的科研所嘛,是集体性质,公社领导认为我劳苦功高,商定要给我一笔奖金,我说你们要给我钱,就把我看错了,我的目的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我所热爱的事业!”

  其实不难理解,在该研究所的墙上,有一幅他和同事们创作的对联:上联是:争分夺秒出成果出人才;下联是:尽心竭力为四化为农民;横幅是:振兴中华。如今看来,这或许正是何庆钵当年“下海弄潮”投身改革的座右铭!

  1985年,何庆钵从重庆市乡镇企业局(现重庆市中小企业局)退休时已年近古稀,但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他聘请了几位工程师老友在南山松林坡开办了“重庆天然保健营养品研究所”及加工厂,科研项目是保健饮料和饲料添加剂,这一干就是12年。其中最强项的成果“饲料添加剂配方”是他多年呕心沥血完成的。最令他自豪的是该配方是经(重庆直辖前)四川省畜牧局、饲料监测所等权威部门批准的科研成果,在100多件样品审批和竞选中,他的这件被列为前三名!

  随后,他将这项成果转让给西充老家的晚辈,科技的力量不仅使他们的企业起死回生,而且很快致富。但由于国家法制不健全,受益方见利忘义不守承诺,也使善良大度的老人受到伤害而深感痛心,但是他却信念犹存,没有因此停止前进的脚步。

  何庆体就自己亲历受害的一些“怪圈”痛定思痛,究其根源,他认为是社会道德的沦丧。1997年重庆直辖之际,他先后多次写了万言书,上书市委和党中央,提出道德建市、道德建国的建议。后来党中央明确提出“以德治国”“依法治国”方略,老人这才感到欣慰。

  三

  1997年何庆钵从南山回家。相比之下,他感觉城里空气浑浊,污染严重,很不习惯。86岁那年,他想发明一种机器,把深山老林原生态的新鲜空气和负氧离子“引进”家中,从而改善居室空气质量,他决定为自己暮年的梦想再度起航。

  于是他开始调查,对商场的空气净化器跟踪审视,发现这些产品不但功效差,而且价格高,使用也不方便。并且在除尘、除菌、除有害气体以及运作方式上都存在一定的问题,他决定扬长避短加以创新。在通过查阅大量书籍资料的基础上,根据化学气体分析原理,他设计发明了一种适合家庭、宾馆、办公室、汽车车厢使用的新型空气净化器。

  要将设计变为实体谈何容易?包括钳工、焊工、电工等,他都得亲自动手从头学起。并且涉及一系列的生产工艺,需要反复琢磨精益求精,不断的调整和修改。为了珍惜时间,他每天午觉都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打个盹儿就起身到“车间”上班。制造空气净化器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积蓄,他还不断地给自己鼓劲,自嘲似的编了一首有趣的数字诗:“一不作,二不休,三餐难按时,四季常匆匆,五六次失败,七八次返工,九十不言老,一定要成功!”果真天道酬勤,功夫不负!在经历了15次失败后,终于定型成功。经有关专家及权威部门审定,认为技术先进,质量优良,这台空气净化器从此开始进入他家运转至今。它神奇的功效是在门窗关闭的条件下,室内空气清新,犹如漫步林间,令人心旷神怡!

  2011年3月12日,《重庆晚报》报道了当时94岁的何庆钵坚守创业,从86岁开始,有10项产品设计获国家专利。时置老人正在为将其中的“空气净化器”专利推向市场,每天乘公交车奔波于门店之间。他对上门采访的记者说:“我希望我的发明专利能走向市场或转让成功,希望能造福于他人和社会。如果能赚钱,我要重振我的研究所,还想办一些公益事业。如果最后这一切都落空了也不枉然,因为我让我的老伴和子孙享受了,我对自己的努力一点都不后悔!”2014年9月5日,《重庆晨报》以《最老渝商,97岁了还在忘我工作》为题,图文并茂地跟踪报道了何庆钵这位一辈子都在创业的可敬可爱的老人!

  如今,百岁何老变得非常沉静而淡定,他对笔者说,原先总想将空气净化器推向市场,可实践证明,那是需要强大的经济力量作后盾,并且需要旺盛的精神精力作支撑,这一切,他都办不到了!但是……瞬间他话题一转,流露出满面喜悦。他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是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的,那是共产党人的奋斗目标,也是我们一辈子努力所希望的愿景。我深感一个人要想活得幸福,必须身心健康,我现正结合自己的经验体会在研究‘科学养生’和‘长寿之道’。不久的将来,我要出这本书,献给国家和我的中老年朋友,做这件事我感到很幸福很快乐!”

  四

  作为民建德高望重的老会员,何庆体非常珍视履行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他历来关心国家大事和民生民情,并通过自己耳闻目睹和办企业期间被侵权、上当受骗的亲身经历,对国家的法制建设、精神文明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以及人民群众的疾苦、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中老年人的保健等写过不少建言献策的提案。

  1997年重庆直辖之际,他先后多次写了万言书,上书党中央、江泽民、朱镕基,希望党中央提倡传承中华道德文化,重视道德建国的建议。 他还针对从报刊、电视、等新闻媒体中了解到的一些社会阴暗面和薄弱环节写了不少提案,如《悦悦反复被车碾痛言》《父亲卖女感言》《重庆直辖10年的建言》,为弱势群体痛心疾首,向政府强烈呼吁。他曾经从电视报道中看到秀山一个12岁的初中女孩,因家庭贫困被疾病缠身非常同情。考虑到孩子正处在发育时期需要营养,善良的老人将国家按政策发给自己的高龄补贴,每月汇给女孩100元,并嘱咐每天吃一个鸡蛋和一磅牛奶专款专用。何老还从关心人民群众的健康出发,提出了《医院输液带来的严重副作用》《建议大力宣传推广卫生进餐方式》等提案。

  最令人稀奇的是为了改变重庆的不良气候,何老不仅提出了《关于开展全民植树造林新举措》,并且身体力行,花了很长时间查阅了不少资料,大胆设想在南山开一条几公里宽的缺口作为通风大道,让海南、江南冬暖夏凉的气流吹进重庆主城,使其带来雨水给重庆降温,从根本上扑灭这个大火炉。因而他将自己这个美好的颇有创意梦想写成了《一项愚公移山似的建议》,甚至对开辟出来的通风大道如何综合利用、挖出的土石如何处理等均做了很有创意的浩繁设想。作为一名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民建老会员、老工程师,他的一切努力对国家精神文明建以及生态文明建设无疑会起到推动和促进作用,这正是他所追求的人生价值所在。

  从“科学救国”到“科学强国”,我们伟大的祖国已经走进了新时代!百岁老人何庆钵历经这大半个世纪的风雨人生,为国家的富强和人民的幸福创新创业,奋力拼搏,敢为人先。如今,他虽然没有眩目的光环,也没有“盆钵满盈”,但是,他百折不挠的的工匠精神成就了一个普通人的“卓越”;他拥有令世人赞叹的多姿多彩的老年和幸福壮美的人生!

责任编辑:张晶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99,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