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建中央画院 > 画院详情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民建中央画院 > 艺术交流

书法——心灵栖居的乐土(陈绪森)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1年05月04日
  
分享

   声、光、电充斥着都市文明,人作为都市文明的主体,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在充分享受了物质文明成果的同时,也丧失了心灵的自由。的确,中国人生活得实在太理性,同功名富贵相比,艺术也仅仅只是当作玩物来对待,古人田园诗式的生活空间,对生活在今天的我们来说,仿佛只是一个遥远的梦。

   有没有一种艺术能够为我们找回失落的远古记忆呢? 于是我们将目光投向维系三千年文明的链条----书法,我们惊奇地发现,这种中华民族特有的艺术形式,使我们对自由的渴望找到了一种独特的表现方式:从神秘的甲骨文字、到古朴飘逸的汉隶以及肃穆严整的庙堂楷书,一种由书法之线的运动轨迹产生的联想,无不向我们诉说着远古的幽思......   王羲之说:“把笔抵锋,肇乎本性。”把人的性格同书法联系起来;欧阳修说:“所谓法帖者,不过数行而已,盖其初非用意,而逸笔余兴,淋漓挥洒,百态横生。”把书写的自由境界当作书法的核心。历史上,张旭、怀素的狂草,实际上都是以人的精神彻底解放为本,无怪乎有人把书法当着人格的象征了。

   书法以线条本身的差异性构筑了一个独特的抽象表现空间,它摆脱了自然万物形象的纠缠,高度简化了语言的陈述方式。当我们经过了一天的生活奔波之后,静下心来,操笔挥毫,书法便以线的方式展现了一个自由的世界,从而开启了我们心灵的一块圣地,紧张劳碌了一天的身心在这里找到了极大限度的释放空间,世俗掩盖下的本我得到了真实的体现,自我从来没有象挥毫时这么得到肯定。

   即使视书法为雕虫小技的苏轼也不忘吟诗之余,挥毫写下思想的轨迹,写到得意时竟留下数尺纸以待五百年后人作跋;把书法当着学问中第七、八乘事、从不以此关心的黄道周,在就义之前也不忘以恭严的楷书写下传世名作“后死吟”。在这里,书法是何等的神圣!古人对书法的这种矛盾态度,又何偿不是他们对自由的渴望心态呢?

   “妙处难与君说”,用语言不能表达的心境,用书法这种抽象线条的隐含方式来表达却恰到好处,也许,只有书法才能表达我们对自由的梦想,才能为我们提供心灵休息的场所。

责任编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