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责 > 参政议政 > 提案解读

全国政协委员武鸿麟提案被评为全国政协优秀提案

作者:民建贵州省委调研处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17年09月08日
  
分享到:

  全国政协委员、十届贵州省政协副主席、民建贵州省委原主委武鸿麟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提出的《关于切实缓解“儿童看病难”问题的建议》提案,近日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评为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优秀提案。在2017年9月6日全国政协召开的表彰会议上,武鸿麟等委员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同志的亲切接见。

  

  

  多年来,我国 “儿童看病难”问题一直未得到有效解决,儿童就医挂号难、就诊难、住院难等现象普遍存在,在部分特大型城市的儿童专科医院,即使急诊患者也至少需要等待4-5个小时才能就诊,“儿童看病难”问题给广大患儿和家长带来极大不便,也给相关医院和医护人员带来巨大压力。针对以上问题,武鸿麟在提案中提出,应高度重视儿科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增加有效供给,从根本上解决长期以来存在的“儿童看病难”问题,并提出“加快儿科医疗体制改革、建立完善统筹城乡的儿科医疗体系、大力加强儿科专业医疗人才队伍建设、加大对儿科医疗卫生专用设备的研发和投入、加强对社会公众的宣传教育、加大儿科药品的研发、生产、销售投入”等建议。提案提出后受到各方面高度重视和媒体广泛关注,《人民日报》“委员手记”专栏以《让儿童看病不再难》为题登载了关于此提案调研及提交过程的武鸿麟署名文章。据悉,本提案所提的六条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已全部釆纳并逐步付诸实施。

  附:武鸿麟提案及《人民日报》登载文章

  关于切实缓解“儿童看病难”问题的建议

  (提案人: 武鸿麟  2014年3月)

  多年来,我国 “儿童看病难”问题一直未得到有效解决,儿童就医挂号难、就诊难、住院难等现象普遍存在,在部分特大型城市的儿童专科医院,即使急诊患者也至少需要等待4-5个小时才能就诊,“儿童看病难”问题给广大患儿和家长带来极大不便,也给相关医院和医护人员带来巨大压力。造成“儿童看病难”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儿科医疗卫生供给不足, 儿科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严重落后, 儿科医疗卫生机构偏少,儿科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 儿科医疗卫生人员队伍缺乏;还有“儿科不挣钱”,儿科药物使用剂量小,辅助检查项目少,在“以药养医”的医院经营模式下,儿科盈利较少。同时,由于儿童抵抗力弱,病情变化迅速,不懂配合治疗,要求医护人员要投入更多的精力进行诊断、治疗和护理, 这也就导致了目前我国高水平的儿童医院、儿科门诊及儿科医生严重短缺。

  因此,应高度重视儿科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增加有效供给,从根本上解决长期以来存在的“儿童看病难”问题.为此建议如下:

  一、加快儿科医疗体制改革,制定和完善并实施好儿科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规划;明确儿科医疗卫生特殊的公益性质,政府应加大对儿科医疗的政策扶持和财政投入,建立儿科医疗补偿机制。

  二、因地制宜,按公益性质,建立完善统筹城乡的儿科医疗体系。抓紧在特大型城市和大中型中心城市新建儿童专科医院和妇幼保健医院;着力在二、三甲级以上的综合型医院设立儿童专科,配套建设儿童住院、门诊和24小时儿科急诊设施;逐步为县级公立医院、乡镇卫生院、社区医院、民办医院等配备专门的儿科医生和相应的设施。

  三、大力加强儿科专业医疗人才队伍建设,增加儿科医护人员编制;开展儿科专业研究、教育和培训,加强医学类高等院校的儿科专业建设;提升现有儿科医护人员的专业知识和职业操守。

  四、加大对儿科医疗卫生专用设备的研发和投入,特别是对新建的儿科和基层医院及卫生组织。

  五、加强对社会公众的宣传教育,大力普及儿科医学常识;鼓励儿童常见病家庭护理及就近治疗。

  六、加大儿科药品的研发、生产、销售投入,对儿科药品研发、生产机构和企业给与政策扶持;采取最严格的儿科药品监管措施,保证儿童用药绝对安全。

  (建议转请卫生计生委、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建设部、人社部、工信部、国家食药监局等办理)

  (提案人:武鸿麟,贵州省政协原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委、民建贵州省委原主委, 贵州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

  委员手记:让儿童看病不再难

  全国政协委员 武鸿麟

  “现在给孩子看病怎么这么难啊!”我有一次去医院看病,偶然听到一个孩子家长情不自禁的感叹。出于政协委员的敏锐,我主动和他攀谈起来。他的孩子刚满一岁,感冒发烧了好几天,本想在县医院看看,但是县医院还没有专门的儿科,家里人不放心,只好起个大早带着还发烧的孩子驱车几十公里到市里的大医院儿科就诊。挂号加候诊花了3个多小时。医生说孩子是重症肺炎,需要住院治疗,但是没有床位,只好先取药在儿科急诊输液室输液观察,等到儿科病房有病人出院有床位才能住进去。家长的语气里充满了焦虑和无奈。这番对话一下子触动了我,我特意去儿科诊室看了看。格外拥挤的候诊室、不停哭闹的孩子、心力交瘁的家长;儿科急诊输液室是一大间临时平房,里面人满为患,哭闹声一片,空气污浊,真象一处临时“收容所”,这不禁让人感叹百姓就医难,儿童就医则是难上加难啊。群众生活中的难点就是我关注的重点。我决定把儿童就医难作为政协提案课题,开展调研。

  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我走访了贵州省内外的多家儿童专科医院、省市县等多级综合医院的儿科。近几年我国婴幼儿数量不断增加,据统计我国现有0至14岁儿童2.3亿人。面对如此庞大的服务群体,儿童的医疗服务事业发展却非常有限。在综合医院,由于儿童用药量少、辅助检查少、收费项目少,医疗收入明显低于其他科室,儿科正日益沦落为“边缘”科室。在基层医院,有的只有儿科门诊,没有住院部,部分医院甚至将儿科与内科合并,这给专业儿童医院造成了非常大的接诊压力。而现实情况时我国专科儿童医院数量也严重不足。目前,我国仅有专科儿童医院70余所,且主要分布在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即便在北京,儿科和儿童专门医院也严重不足。这就造成了儿童就医挂号难、就诊难、住院难等现象普遍存在。在北京以至部分大型城市的儿童专科医院,即使急诊患者也至少需要等待四五个小时才能就诊。

  和工作在一线的儿科医生的交流中,我也深深的感受到了他们的“苦不堪言”。儿科俗称“哑科”,孩子病情变化快,又不能准确或完全表达,诊治难度大,对医生要求也高。现在的孩子多是独生子女,是全家人的宝贝,家长对医生要求非常高,稍有不慎,就可能招来不理解或指责。职业风险高、劳动强度大、劳动报酬低,造成了现在儿科医生在逐渐流失,而学医的学生也不愿选择儿科的窘境。

  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我在2014年3月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提交了《关于切实解决“儿童看病难”问题的建议》提案,引起各方面的高度重视。我在提案中指出,孩子是家庭的希望,祖国的未来,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着国计民生。要高度重视我国儿科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增加有效供给,从根本上解决长期以来存在的“儿童看病难”问题。首先要加快儿科医疗体制改革,制定和完善并实施好儿科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规划;明确儿科医疗卫生特殊的公益性质,政府应加大对儿科医疗的政策扶持和财政投入,建立儿科医疗补偿机制。其次要按公益性质,科学规划,因地制宜,建立完善统筹城乡的儿科医疗体系。抓紧在特大型城市和大中型中心城市新建儿童专科医院和妇幼保健医院;着力在二、三甲级以上的综合型医院设立儿童专科,配套建设儿童住院、门诊和24小时儿科急诊设施;逐步为县级公立医院、乡镇卫生院、社区医院、民办医院等配备专门的儿科医生和相应的设施。第三要大力加强儿科专业医疗人才队伍建设,增加儿科医护人员编制;开展儿科专业研究、教育和培训,加强医学类高等院校的儿科专业建设;提升现有儿科医护人员的专业知识和职业操守。此外,还应加强对社会公众的宣传教育,大力普及儿科医学常识;鼓励儿童常见病家庭护理及就近治疗。

  (本文登载于2014年5月21日《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人民日报委员手记:让儿童看病不再难

  新华网:俞正声会见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优秀提案和先进承办单位获奖代表并讲话

责任编辑:范可新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99,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