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建要闻
  • 统一战线
  • 会务动态
  • 时政财经
  • 媒体聚焦
  • 民建视频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议政调研
  • 提案解读
  • 专委会动态
  • 社会公益
  • 非公经济
  • 思源工程
  • 对外联络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基层组织
  • 工作交流
  • 会内监督
  • 机关风貌
  • 学习培训
  • 领导活动集
  • 会员风采
  • 专题专栏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会员社区 > 心灵家园

    我在危重症隔离病房的日子里

    作者:严丽萍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6日
      
    分享到:

      3月20日是春分,也是我从危重症隔离病房安全撤出的第九天。 今天也是我的生日。我们一家三口吃了一顿团圆饭。我特别想念逝去的父母。2003年非典的时候,母亲给我送来连夜缝制的口罩,嘱咐我注意安全。今天我想对他们说:我们都好好的,您们放心吧!

      窗外,阳光明媚,鸟儿欢快地唱着歌,阳台上的猫咪半闭着眼睛,慵懒地晒着太阳。如此安静美好,与病房里的情形大不相同。但我仍难忘记在隔离病房抗疫的那些日子,难以忘记和我一起并肩抗疫的战友们,难以忘记那些与病魔坚强抗争的病人们。

      义无反顾上战场

      2月13日下午,我刚刚从孝感市中心医院手术室下班回家,就接到科室主任征求意见的电话:能不能进隔离病区工作?如果能,第二天早上八点到医院危重症隔离一病区报到。我马上答应下来,开始收拾物品。老公在旁边默默地看着我往行李箱里放东西,知道他很担心我的安全,因为在孝感市中心医院检验科上班的儿子春节就去了发热门诊,后来又去了东南医院支援,他提着的心一直都没放下,现在我又要出发,他内心的压力可想而知。

      我对老公说:“我可以申请不去。”老公却坚定地说:“只要是你愿意做的事情,我一定支持你!来,我给你把头发剪短一点,洗头发方便些。”

      2月14日一大早,好友黄海林开车送我到了医院。下车时,她拉着我的手,反复叮嘱我一定要安全归来。看到她的眼睛红红的,我的眼睛也湿润了,几十年来,我们像亲姐妹一样地知心,平日的相聚总是欢声笑语,从未有今天这样的伤感。当天的天气闷热潮湿,压着厚厚的云层,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让我的心情也沉重起来。

      重症隔离一病区主任吴展陵告诉我,我们这一轮进去重症病房的医生组一共13人,其中中心医院7名,重庆支援队6名医生。整个护理团队由重庆支援队负责,中心医院派一名护士长和两名护士负责物资保障、沟通协调、病历文书等工作。听完吴主任的介绍,我发现我们的医疗团队力量非常强大,不仅有呼吸和重症医学专业的副主任医师,还配备有心内科、神经内科、内分泌科、中医专科医师,加上我这个麻醉科副主任医师,可谓是精兵强将,为重症病人的精准施治提供了有力保障。

      千方百计救病人

      接手后的第一天,所有医护人员都要进病区进行大查房。

      在更衣室,同事们忙着换防护服。虽然之前都培训过,但是第一次穿防护服还是有些忙乱,护士长贴心地提醒大家按步骤来,仔细检查有没有遗漏的地方,互相之间都帮忙看看,然后在防护服上写上各人的名字,方便在病区里找人。穿好防护服,我激动又忐忑地进了病房。不一会的功夫,护目镜就起了雾气。在吴展陵主任和重庆团队代江波主任的带领下,我们先从重症病房里的危重患者开始查房。

      一位老年患者让我印象深刻。这位老人病情在逐步加重,同时合并有多器官衰竭,多次和家属沟通后,我们准备行气管插管进行有创呼吸支持。我们安慰老人:您还有希望治好,我们一起努力!老人却吃力地摇了一下头,嘴唇翕动着,好象说了什么。我们没听清楚,再问,仍没听清,有同事从他的嘴形猜出,老人说“想回家”。我们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能不断地安慰老人。吴主任让我做好气管插管的准备工作,马上给老人进行有创呼吸支持。我立刻做好了准备,插管前,老人精神似乎好一点,要了纸笔,画了几个字,依稀辨出有个“家”字。我非常顺利地给老人插上气管导管,接上呼吸机后,老人的血氧饱和度慢慢回升,大家又燃起了希望,祈祷老人能好起来。

      处理好所有的20位危重症患者,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我们分批出去吃饭。我刚刚洗澡出来,准备把滴水的头发再擦擦干,突然看见吴主任往更衣室方向跑去,听见他说上午插管的老人不行了,要抢救。我顾不上擦干头发,紧跟着跑进更衣室。一边穿着防护服,一边想着为什么进展这么快呢?心里很急,恨不得不穿衣服直接进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老人还是没有留住。我帮老人拔掉了气管导管,用手托起他的下颌,关上微微张开的嘴,帮他闭上双眼。护士老师们为老人擦干净身体,整理好衣服,用白床单把老人包裹好。最后送老人最后一程。大家心里都非常难受,都没有说话,只有机器刺耳的报警声。

      这个病区里都是危重症患者,大部分都在使用呼吸机治疗。我们的目标就是让他们由危转重,由重转轻,最终能治愈出院。但愿望很美好,现实却如此残酷。上班的第一天,我们就送走了这位老人。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沮丧噬咬着我的心!

      进病区的第二天,我遇到了一位从留观病房转来的重症病人,是位老婆婆。刚送进来时,婆婆浑身不停地发抖,喊冷。检查发现她的血氧饱和度很低,我迅速将早已准备好的呼吸机给婆婆接上,又给她加了一床棉被,并把婆婆的棉袄压在她的脚头。婆婆慢慢稳定下来,血氧饱和度也慢慢地回升到95%以上,我稍稍安心了一些,这时婆婆也舒服了一点,告诉我想喝点热水,还想吃点稀饭。我赶紧打来开水,倒在纸杯里晾凉,扶着婆婆半坐着小口地喝水。我用力地握住她的手,安慰她不要紧张,也希望我的体温能透过两层手套传递给她。此后的几天,我每天都要到婆婆床边多看看,多问问,多劝劝,慢慢地,婆婆从紧张害怕,不配合治疗到接受治疗,但由于年龄大,基础疾病多,她的病情反复变化,我们竭尽所能,最终婆婆的病情稳定下来。

      在我们病区还有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年夫妇。刚转入时,爹爹和婆婆都告病危。他们要求住在一个病房,彼此能看到对方觉得安心。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两位老人的情况都有好转,特别是婆婆,已经只需要鼻导管给氧,并且能够下床活动,生活自理,还能稍微照顾一下爹爹。婆婆病情的好转鼓舞了爹爹,他非常配合我们的治疗,脱离了呼吸机的无创呼吸支持,只需要高流量给氧。正当我们感到高兴的时候,有高血压病的爹爹血压突然下降,血氧饱和度下降,呼吸越发困难,情况非常危险,大家立刻实施了紧急措施。吴主任和代主任随即进行会诊,排查原因,有针对性地制定了新的治疗方案。我也做好了气管插管的准备。经过整夜一系列及时的治疗,爹爹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在随后的几天里,我们一边安抚着婆婆,一边治疗着爹爹,相依为命的二老在我们的帮助下终于闯过了最难的关卡。当我们结束这轮工作时,婆婆已经达到出院的标准,爹爹也转入普通隔离病房继续治疗。看到这对危重症的老人,在我们的治疗和帮助下,战胜病魔,逐步走向康复,我们觉得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

      有一位小伙子,病情有些复杂,情绪一度低落,原来他的妈妈也被收治入院,不知道在哪里治疗。重庆的心理专家建议我们找到他的妈妈,这样对缓解他的心理压力有帮助。我们通过医院的帮助终于找到了他的妈妈,小伙子得知妈妈病情好转,心情也一天天变好,还主动要求吃两份盒饭,还要我们帮他点外卖,当然外卖是没有的,只有把我们自己的面包水果送给他吃,只要看到他一天天地好起来,我们愿意把我们的东西都送给他吃。在重症病房的重症监护室里有一位中年患者,他的病情由危重症经过治疗好转,和他同病房的患者却不幸离世。目睹了病友的离去,他的心里压力可想而知,我们在他病情允许的时候及时地将他转出了重症监护室。虽然我们不是专业心理医生,但我们还是尽力去抚慰他,希望他身体和心理都能及早痊愈。

      在我们团队结束这轮工作的时候,有两名重症患者经过治疗康复出院,和我们一起出了隔离区,还有几位病人也在逐步恢复,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事情。感谢病人们努力和病魔抗争,配合治疗,感谢他们如此地信任我们,以命相交,我们也不负重托!

      真诚感谢驰援者

      代江波主任,重庆团队的带头人,重症医学专业医生。他有着外科医生的特质,说话做事都很快,浑身充满着对工作的热情。有一天我上夜班,接班时王全告诉我,代主任还在里面给病人做中心静脉穿刺。我知道这项操作真是不容易,因为戴着护目镜和面屏,视线不佳,手上套着三层手套,手感也差,在平时容易的事,现在可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完成。过了一会,对讲机里传来代主任的声音:“我穿刺顺利完成,还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我催他快出来吃饭,他却坚持要再看看其他病人,直到晚上七八点钟才出来,脱去防护服,他的衣衫全部被汗水浸湿!他笑呵呵地告诉我们,病人现在都很平稳,他可以放心地去吃饭了。

      我们医生排班是每两人一组,一个中心医院的医生和一个重庆医生,邵伟华老师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生,我和她是固定搭档。她高高瘦瘦的,戴着口罩,含着微笑的眼睛,说话柔声细气,礼貌谦和,让我这个急性子大嗓门的人都不由得放低了声调。

      和她配班的第一天晚上非常忙,邵老师用很短时间就熟悉了我们医院的医嘱使用系统,开医嘱写病历迅速准确。把转来的重症病人处理得差不多了,我们劝重庆老师早些回酒店休息,带队的代主任说:“不累,我们孝感和重庆是一个团队,不分彼此,有困难大家一起共进退!”他们一直坚持到半夜才回去休息。第二天早上查房,我跟邵老师说:“咱们分工合作,我对病案系统不太熟悉,你在病区外面坐镇,我在里面跑腿,好不好?”邵老师说:“那太不好意思啦,我想进去快快地熟悉环境,多看看病人,这样心里踏实。再说你除了倒班,还要全天备紧急插管,太辛苦啦!”

      邵老师是陕西人,在重庆上大学,一路读到博士毕业,留在了重庆工作。她有一个和她一样大眼睛的儿子,在上幼儿园。我俩上夜班时偶尔聊起孩子,邵老师的语气里流露出满满的思念。有一天,我感觉一向安静沉稳的邵老师有些焦急不安,隐隐地看到眼眶发红。原来她的父亲在陕西老家病重,姐姐在分娩前胎儿出现了意外。父亲的病情让她焦心,姐姐的情况也让她痛心,远在千里之外,她分身无术。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只能默默地希望她的老父亲能快点好起来,姐姐能平安度过痛苦的日子。我非常佩服邵老师的工作能力,她的基本功和理论知识很扎实,处理病情快、准、好。“认真细致,负责踏实”这些词句用在她身上是最最贴切的。我俩上夜班的时候,邵老师就把手机和对讲机放在手边,怕万一打盹耽误了病人的病情。到现在,我还能回想起我俩一起上夜班的情景:我俩穿着防护服随时准备进隔离病区,脚上烤着小太阳,北面打开的窗户吹进来一阵阵寒风,夜空笼罩下的四周寂静无声,只有一弯明月泛着清冷的光。

      封盼攀医生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内科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她和科兰是搭档,一个管心,一个管肺,强强联手。封医生做起事来雷厉风行,专业知识扎实,作风严谨。重症病人常常合并有其他器官衰竭,病情复杂,处理起来很棘手。每每遇到这些困难的问题,封医生都能仔细分析,抽丝剥茧,找到症结所在,为重症病人找到最佳治疗方案。

      重庆团队还有三位男医生:吴青山、任孝伟和李林峰,他们年纪相仿,憨厚朴实。三人均是涪陵区中医医院的医生,我们病区最早开展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案,就靠他们收集整理病人资料,开方制药。每天查房,他们要近距离看病人的舌相,脉相,询问查看大小便,饮食情况等等,还用手机拍下舌相的照片,然后在电脑上制出图表,病人每一天的各项表现,用药情况一目了然,每个阶段的病情变化也清晰明了,能更加直观地了解病人服用中药后的病情变化。他们经常晚上结伴从酒店到医院来整理资料,数据,及时上报指挥部,为中医专家团队提供最前沿的信息。

      非常遗憾的是和我一起战斗过的重庆护理团队,我始终没有看清楚一张面孔,只看到一双双饱含着温情的眼睛,听到她们充满关切的声音。我们病区的患者都是重症,护理姐姐的工作量非常大,打针吃药,吃饭,各种生活护理,重庆的护理姐姐都特别勤快,对病人热情亲切,“爹爹婆婆”喊得亲热得不得了。在一次抢救病人的过程中,我记住了和我默契配合,能干用心的护士小姐姐的名字:刘家祺,后来,每当我看到有点像她的护士姐姐就问,你是刘家祺吗?其实她们每个人都和刘家祺一样,充满爱心和同情心,不怕苦、累、脏,用良好的专业技术和专业素养认真对待每一位病人。记得有一位老爹爹,因为平时就有慢性肺病,经常出入医院,这次住进来,病情还比较稳定,但是心理压力很大,常常闹情绪,护士姐姐们就经常宽慰老人,给他做思想工作,有一天老人和家里人通电话后乱发脾气,闹着要绝食,护士姐姐们急得不行,马上和老人的家人联系,一遍遍地做工作,缓解老人的情绪,给老人吃的蛋白粉热了一遍又一遍,老人被感动地连连说:“谢谢你们这么关心我,我一定配合治疗!”

      重症病房战友情

      虽然进入隔离病区之前,我和来自中心医院的战友们大部分并不认识,但经过14天的并肩战“疫”,我们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我脑海里,曾给他们画过一幅幅速写。

      吴展陵主任,80后,疫情开始就一直奋战在一线。他有个绰号“万人迷”,不仅病人迷他,合作伙伴们也迷他,皆因他工作踏实敬业,技术精湛,对人宽厚,敢于担当。团队里他进隔离区的次数最多,时间最长,危险的事情总是抢着做,却时时提醒大家注意安全,平安地带我们出去是他的责任。

      彭梅君,呼吸科医生,80后,窈窕淑女,我的室友,说话柔声细语,话不太多,有点冷美人的感觉,可查房时就显现出她真实的一面:安慰病人耐心,诊断病情用心。她有个两岁大的女儿妞妞。每次在寝室视频的时候,妞妞就专注我们在吃啥,一副小好吃佬的样子。我们医学观察结束后,她空手回家看了看孩子,第二天一早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工作。我问梅君,孩子粘你吗?梅君说,不粘,从小就习惯了,太忙啦!

      邓科兰,呼吸科医生,80后,我第一天进隔离病房的时候,就是她在我的防护服上写上我的名字,应我的要求写上一个大大的“麻”字(我是孝感市中心医院麻醉科医生),还细心地检查我的防护服是否穿戴好,口罩要怎么带才合适。她的宝贝只有三四岁,老公带孩子回了老家,空闲时的视频聊天是科兰最开心的事儿,小菇凉的小嘴吧嗒吧嗒,特别会说话,总是逗得大家哈哈笑。科兰有腰痛的老毛病,弯下去就直不起来,站久了就疼得不行。但是当她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穿梭在病区的时候,没看到她说腰痛,没看到她停下来休息。

      盛飞,神经内科的医生,80后,是个老实谨慎,热爱运动的小伙子。阿飞心很细,团队的每个人都受到过他的照顾,谁还没有出病区,饭冷了,他会帮忙热上。阿飞儿女双全,每次谈到一岁多的小宝,眼角眉梢都是笑。

      向成,内分泌科医生,90后,高个子小仙女,爱吃零食,爱睡懒觉,玩起游戏不知疲倦,聊天时经常蹦出些网络新词,我这个老同志有时还听不懂。可当她进入工作状态时,则非常有想法,有担当,果断冷静,思维清晰。我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后生可畏啊!

      王全,中医老年科的医生,90后,踏实,肯干,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的琐碎事情,他总是默默地去完成,你似乎一下子说不出他做了些什么事情,但他的好却慢慢渗透到你的身边。

      程黎,护士长,80后,美丽大方,勤快又能干。我们进隔离病区的第一天晚上,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外面刮起大风,突然听到护士长在走廊喊我们,大家都把门和窗户打开,赶紧通风换气,现在空气好,又有风!当时,我们生活区的消毒条件还比较简陋,只能因陋就简,用大自然创造的条件消毒,既有效又安全。护士长说,我要为你们所有人负责,要把你们照顾好,好好地交还给你们的家人。后来我们有了空气消毒机、取暖器、中药预防汤剂和增强免疫力的营养品等等,都映射着护士长忙碌的身影和嘶哑的声音。除此之外,和重庆护理团队的沟通,对病区的院感改造,护理工作质量控制,后续物资的保障等等,都离不开护士长的辛劳,她总是活力四射,精神饱满。有她在,我们工作起来就安心!

      李艳梅和沈铖是90后,是护士长的好帮手!李艳梅性格开朗活泼,做事麻利,嗓门大,热心肠,走廊里总能听到她爽朗的笑声。沈铖性格稍显内向,做事很有原则,丁是丁卯是卯,果断坚决。有时候碰到拿不准的事情,去问她,立马有结果。她俩除了上主班坐着审医嘱,其他时候不是在生活区消毒,打扫卫生,清理物资,就是在病区里忙。还要经常大清早进病区里给病人取咽拭子,这可是危险指数很高的事情,近距离的接触病人,用拭子在病人的鼻咽部擦取标本,病人如果没忍住,一个喷嚏就喷的全身都是唾液。但两位年轻人从没说过害怕,总是抢着进去,都想把危险留给自己。

      我们团队里的每个人都很平凡,没有高大上的誓言,没有吸人眼球的行为,可是在我的心中,他们都是如此真诚,如此敬业,都有一颗视病人如亲人的仁爱之心,坚持职业操守,严格工作原则,恪守从医誓言。在他们心中: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作为医务人员,救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很庆幸,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我们没有退缩,勇敢向前。虽然在疫情前线有过难过、煎熬,但我们终究战胜了困难,我为自己当初的“逆行”自豪!

      春已至,花已开,一切美好终将到来,愿春和景明,民康国泰!

    责任编辑:张晶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