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建要闻
  • 统一战线
  • 会务动态
  • 时政财经
  • 媒体聚焦
  • 民建视频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议政调研
  • 提案解读
  • 专委会动态
  • 社会公益
  • 非公经济
  • 思源工程
  • 对外联络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基层组织
  • 工作交流
  • 会内监督
  • 机关风貌
  • 学习培训
  • 领导活动集
  • 会员风采
  • 专题专栏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会员社区 > 心灵家园

    月上柳梢头

    作者:夏天然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分享到:

            我的爷爷今年82岁,一头白发,常年吃素,腿不长,肚子大,微信玩的很溜,会熟练的打字聊天并在朋友圈转发诸如“背下来!能顶半个老中医”“通知:离退休人员请看!别做最后一个知道的!”“人性最大的恶,是不懂感恩!”之类的文章,却唯独不会使用发红包功能。我和弟弟妹妹多次诚恳的表达保证能教会他如何发红包、转账,均遭到了他的拒绝。

      很多人都会在爷爷转发的鸡汤文章下面发表“哇,夏老好棒,这么大岁数了居然会玩微信!”之类的彩虹留言,但在我看来,这些都不足为奇,爷爷给我的震惊早在2012年。

      那一年,我大学放寒假回家,看到阔别已久的爷爷挺着大肚子,晃晃悠悠的走到电脑前,熟练的打开电脑,启动了一个叫Skype的聊天软件,然后,开始跟远在台湾的大爷爷、二爷爷视频聊天。当时我就震惊了。我不过离家半年,是什么力量让看着文言文,写着甲骨文,没事就夜观天象掐指一算的爷爷刻苦钻研学会使用了互联网,还熟练运用了Skype这种我都没听过的聊天软件,并且,居然开始连线台湾?

      爷爷有兄弟四人,他排行最小。1948年大爷爷、二爷爷作为国民党随军医生去了台湾,三爷爷和我爷爷留在了济宁。从2012年开始,每天晚上8点左右,爷爷都会在电脑前开启属于他们兄弟四人的“家庭版海峡两岸”。当时,大爷爷、二爷爷已经近90岁高龄,再加上网络信号原因,大部分时间其实屏幕里的四个老头是谁也听不清谁说什么的,但是屏幕前的他们都兴奋的像个孩子,各自滔滔不绝,手舞足蹈,每条皱纹里面都写满了开心。

      那一刻,我感觉,有些感情是会因为时间越久、距离越远而愈发浓烈的。

      至此,几乎每天傍晚,爷爷都会早早的打开电脑登上Skype,有时吃着饭,听到视频邀请,老人家立马把碗放下,冲到电脑前。我戏称道:“爷爷,您这天天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啊。”爷爷白我一眼,然后说:“过来跟你爷爷们打个招呼!”每次看到我们这些儿孙辈出现在视频里时,远在台湾的两个爷爷恨不得把脸贴在镜头上给我们打招呼,老人们激动地拿手一个劲的拍视频镜头,仿佛透过镜头就可以摸到我们这些小辈似得,这导致我至今对大爷爷、二爷爷的印象都是俩人挥着手一会拍镜头,一会鼓掌的萌萌的大头照。

      2013年深秋的傍晚,屋里很黑,外面路灯昏黄的光照进来,照出爷爷胖乎乎的剪影坐在床边。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感受到了他的情绪。在台湾的二爷爷去世了。二爷爷到台湾时20出头,一生未娶。他总盼着能回大陆,他总说,我娘还在等我。

      听爷爷讲,二爷爷年少时是兄弟四人中最英俊最聪慧的,最得家中长辈喜欢,更是老奶奶最疼爱的孩子。老奶奶直到去世,都不肯搬离老家,虽然她不说,但是爷爷他们都知道,她在等儿子回来。

      1989年,大爷爷二爷爷曾回来过,当时我还在我妈的肚子里,所以没有见到父亲口中描述的两个爷爷“笔挺的西服”“考究的皮包”,只在照片中,看到大爷爷扶着老奶奶的墓碑泣不成声。以至于长大后,每每读到余光中的“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就会不自觉的联想到照片中的那一幕,莫名的就会鼻酸动容。

      二爷爷去世后,爷爷生了一场大病,三爷爷的身体情况也每况愈下,后来发展到连儿女的名字也记不清了。“家庭版海峡两岸”的四人连线变成了三人,每次聊天时三爷爷总是反应不过来,有时全程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咧着嘴笑。大爷爷总是亲切的一遍一遍的喊着他两个弟弟的名字“忠翊”“忠润”。

      2015年年初,三爷爷也走了。“家庭版海峡两岸”变成了两人连线。爷爷没有跟大爷爷说这个消息,大爷爷也默契的没有问起。那一年,我爷爷决定去台湾。

      2015年年底,80岁的爷爷跟93岁高龄的大爷爷在台湾成功完成了“家庭版海峡两岸”常驻嘉宾的历史性见面,两个老人终于可以每天在月上柳梢头之时,手把手的灯下话家常,但这种最简单的愿望却在一周后再次变成奢望。见面前有多期待,见面时有多激动,离别时就会有多难捱。我不在现场,但我从爷爷回来给我讲述时的情绪起伏间仿佛感同身受。爷爷此行远去回家,带回的是乡愁。

      今年,大爷爷已经96岁高龄了,“家庭版海峡两岸”接通的频率越来越少。月上柳梢头,爷爷还是会准时拨通视频电话,有时听着“嘟……嘟……”的盲音,爷爷总会在屏幕前发一会呆,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站起来,却又会不甘心的回头再看一眼,有时爷爷会觉得会不会是网络原因没有接通,然后会笨拙的敲敲这里、拍拍那里。偶尔视频接通时,爷爷就会激动的扯着嗓子用比平时高好几个分贝的声音对着屏幕大声喊“大哥!”

      我现在特别怕爷爷每天拨通的视频邀请最后变成盲音。我多希望,每次月上柳梢头时,他等的那个人都会如约而至。每次看到两个老人在屏幕前笑的像孩子一样时,心里却很辛酸。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70多年的别离,有不能如约的遗憾、有重返故土的热泪、有久别重逢的欣喜,有家国团圆的期盼。我的爷爷们想念了一辈子,期盼了一辈子,遗憾了一辈子,等待了一辈子。

      “台湾是中国一部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历史和法理事实,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两岸同胞都是中国人,血浓于水、守望相助的天然情感和民族认同,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

      台海形势走向和平稳定、两岸关系向前发展的时代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国家强大、民族复兴、两岸统一的历史大势,更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

      两个“无法改变”,力重千钧,宣示坚定不可动摇的意志决心;两个“无法阻挡”,彰显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足够力量!

      安知非日月,弦望自有时。70年的血肉分离已经太久,吾辈不愿再等待,不想再遗憾,愿所有的期盼不再落空,愿所有的思念找到归途。

      “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

      (作者系民建济宁市委办公室主任)

    责任编辑:张晶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