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用户名: @cndca.org.cn
密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建要闻
  • 统一战线
  • 会务动态
  • 时政财经
  • 媒体聚焦
  • 民建视频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议政调研
  • 提案解读
  • 专委会动态
  • 社会公益
  • 非公经济
  • 思源工程
  • 对外联络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基层组织
  • 工作交流
  • 会内监督
  • 机关风貌
  • 学习培训
  • 领导活动集
  • 会员风采
  • 专题专栏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会员社区 > 心灵家园

    辟一条光明的路·回顾瞿秋白的创新精神

    作者:裔徐炯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1月04日
      
    分享到:

      2019年1月是瞿秋白诞辰120周年。瞿秋白是中共早期主要领导,卓越理论家、宣传家,中国革命文学的重要奠基者。他走过了短暂却沉甸甸的一生,在追求理想、投身革命的历程中表现出令人敬佩的创新精神。

      一、爱国学子的反封建创新

      瞿秋白注定是跨时代的创新者:他于十九世纪末年降临人世,却用整个幼年见证了一个被列强欺凌和瓜分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走向大变革。江南浓厚的封建等级观念与充斥社会的各种不平等陈规陋习令瞿秋白厌恶,激发了他的反抗精神:学校不准学生公开与工友结成挚友,瞿秋白少小的心灵便萌发出一个梦想,希望出现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大家不分等级情同手足。

      瞿秋白是爱读书的人,但他爱读的却不是封建专制教条,而是仗义的梁山伯英雄、《三国演义》中黄巾起义的张角和敢打督邮的张飞故事,以及大批反对帝王将相的“禁书”,如《太平天国史》、谭嗣同《仁学》等。有时“禁书”被没收,但瞿秋白仍想方设法再找来这类书籍,继续如饥似渴阅读。瞿秋白不只读书,还写读书感想,如其对明朝降清者的痛斥显现其坚定的爱国价值观。从瞿秋白的读书爱好可以看出他对反封建、对改变人间不平的向往。

      爱国学子的反封建不仅体现在读书上,更潜移默化指导实际行动:年少时的瞿秋白曾要求受他帮助的街头乞丐勿以“少爷”之称向他表示感激,因为他对自己身份的认同是一个平等的中国人;武昌起义消息传到常州后,他不顾家人阻止及邻居疑惧,毅然剪掉辫子以示反封建决心;袁世凯窃取“大总统”后,他又深感所谓民国名存实亡,“双十”日在家门口挂出白灯笼表明心志。

      这是一个爱国学子的反封建创新:瞿秋白没有继承所谓士大夫思想,没有被剥削阶级行径淹没,没有被各种压迫和时代巨变吓到;而是在读书和思考中发现了变革的创新力量,在思想解放的过程中走入时代洪流。

      二、曲折命运中的前行方向创新

      瞿秋白的人生命运是曲折的。辛亥革命后,其伯父停止资助,瞿秋白一家陷入困境。1915年冬,瞿秋白因交不出学费而辍学;当年农历初五,其母自尽,瞿秋白被迫投靠远亲,1年后终得资助赴汉口,进武昌外国语学校学英文。后报考北大又为学膳费所阻,只好改去不要学费的外交部俄文专修馆。这是瞿秋白人生重要转折。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瞿秋白在一个火热年代以年轻人的热诚加入李大钊等发起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后因上街演讲抗议被捕,从此走上革命探索之路。

      与此同时,瞿秋白的俄文学业也为其创造了进步机会。1920年,瞿秋白被北京《晨报》和上海《时事新报》聘为特约通讯员到莫斯科采访。翌年他跟随陈独秀出席共产国际四大,在安德莱厅见到革命导师列宁;后在莫斯科第三电力劳工工厂参加工人纪念集会时再次见到列宁并聆听演讲。1921年秋,瞿秋白作为当时莫斯科仅有的翻译入东方大学任教,当时大学中国班有刘少奇、罗亦农等;瞿秋白除教俄文外,还讲授唯物辩证法和政治经济学。

      1921年5月,瞿秋白经张太雷介绍入党(当时属俄共组织)。1922年春,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年年底,瞿秋白再赴莫斯科;1923年回国工作,部分翻译《论列宁主义基础》;而此前瞿秋白还撰写了大量介绍列宁、共产国际纲领与策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等方面的文章。

      这是一个大革命来临时的新青年站在命运十字路口的创新:瞿秋白没有被家庭巨变打倒,没有被挫折屈服;在学俄文、迎五四、抗被捕、跟随党的早期组织的过程中,他走出了命运的彷徨、走进了当时的先进队伍、走近了革命导师,在一次次历练中创新发展了自己对中国革命的启蒙理解,逐渐成长为一个党的早期组织成员。

      三、革命思想理论与探索实践相融合的创新

      瞿秋白是早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从其世界观转变到为中国革命英勇就义,他在学习、研究、宣传、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并将其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方面作出卓越贡献。

      早在五四时,瞿秋白就既是冲锋陷阵的勇士、又是冷静思考的前锋。他曾说,“不能只有攻击,没有创造”、“创造新的信仰和新的人生观”。五四是一代中国革命新人的摇篮,而瞿秋白在其深爱的文化宣传工作中不断刷新和坚定自己的革命理想:他于1920年发表的《谈美利坚之宗教新村运动》可谓是其世界观转向社会主义的信号,此后他又成为十月革命后中国派到苏俄的首位记者,废寝忘食学习研究马列著作、目睹新生苏维埃政权的探索、接触张太雷等中共早期组织成员、写下数十万字通讯报道及各类文章,将探索真理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成长为一名为中国革命而奋斗的战士。

      回国后,瞿秋白结合所学理论为中国革命理论与实践写下大量文字、提出不少当时尚属超前的思想。

      例如,瞿秋白曾力排众议将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由党的武汉长江书店印刷成单行本发行,并热情洋溢写下序言给予高度评价。由于当时《向导》没续刊该报告,瞿秋白还直言批评“这样的文章都不敢登,还革什么命”。

      事实上,瞿秋白一贯重视中国农民问题。在党的三大上,瞿秋白起草党纲草案时提出中国革命“不得农民参加,革命不能成功”论断;党的五大曾发瞿秋白著名政论《中国革命中之争论问题》一书,指出“中国革命的中枢是农民革命”;在党的六大政治报告中,瞿秋白进一步强调和论述了农民问题,提出“建立农民武装组织工农革命军……创造割据的局面”。

      1923年《新青年》改组,瞿秋白任主编;在改编后首期发表的《新宣言》中,瞿秋白指出“无产阶级在社会关系之中,自然处于革命领袖的地位”。须知当时中国革命由谁领导不仅是理论问题、更是现实问题。无产阶级领导权是在党的四大上正式提出的,可见瞿秋白在此之前就已对此重大问题作开拓性思考。

      这是一个中国革命道路早期探索者的创新:瞿秋白汲取苏俄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社会主义道路探索成果,将其与中国革命实践结合,大胆提出农民参加革命与无产阶级领导革命的重要问题,为中国革命思想理论与探索实践相融合作出开拓创新的贡献。

      四、中国特色革命思想实践和文化教育的创新

      瞿秋白既善于运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审视并批判中国文化现象及文化运动,也具有很强的创新意识。他把文化问题放在整个社会运动中考察,把握文化时代性,并根据时代需要介绍并宣传马克思主义;同时,瞿秋白又极富远见,构想中国未来文化发展趋向就是社会主义文明。

      1923年,瞿秋白任上海大学教务长兼社会学系主任,撰写发表《现代中国所当有的“上海大学”》,设想把上大办成“南方新文化运动中心”,在努力提高教学质量的同时着手建立党的基层组织。

      在上大,瞿秋白的学生不仅来自社会学系,也来自中文和英文系、来自其他大学,甚至还有一些老师来听他的课。作家丁玲曾回忆“最好的教员是瞿秋白……他谈话的面很宽,讲希腊、罗马,讲文艺复兴,也讲唐宋元明。他不但讲死人,而且也讲活人。他不是对小孩讲故事,对学生讲书,而是把我们当作同游者,一同游历上下古今,东南西北。”

      对瞿秋白来说,上大更像一个政治与文化的结合点、一个造就革命干部人才的地方。他为社会学系设置近40门课程,建立起学贯中西、博古通今的教学规划;该校毕业生既是社会科学通才、又能从事专业研究。由于当时社会学系重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教育,不少学生以此为起点走上革命道路。

      1924年1月,全上海共有50名党员,上大就有18名;到1926年,上大成立独立党支部,拥有党员61名;同年底,该支部党员发展到130名,人数居全市支部之首。当时瞿秋白所在的社会学系党团员最多,参加革命活动最活跃。

      除了投入革命思想和文化教育,这段时间瞿秋白还兼管党的宣传工作,任《新青年》和《前锋》主编;国共合作期,他还担任《民国日报》编辑。“五卅惨案”后,瞿秋白与其他党的早期领导一起组织爱国反帝运动,亲自主编出版党的第一张日报《热血日报》;在其抱病期间仍坚持撰写《俄国资产阶级革命与农民问题》。

      由于瞿秋白的勤奋投入,党的四大后,他依次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八七会议后,瞿秋白被指定担任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主持中央工作。1927年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装起义,瞿秋白亲赴指挥所领导;随后在讨论第三次武装起义时又提出重要指导意见。

      主持党在艰难时刻的工作后,瞿秋白不仅总结党在理论和实践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还主动检讨自己的不足;他在1928年3、4月间的临时常委会上自我批评,此举有助于在实践中基本结束当时全国范围的左倾盲动。

      1931年后,博古(秦邦宪)接任临时中央负责人。此时瞿秋白在上海养病(肺结核),但他仍热心于革命文艺创作和翻译;在此期间他与茅盾、鲁迅等结下深厚友谊并参与领导左翼运动。

      1934年,瞿秋白奉命来到中央革命根据地瑞金,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委会委员、人民教育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部长等。红军决定长征后,他要求随军长征但未如愿。次年他被叛徒出卖不幸被捕。

      被捕后,瞿秋白笔耕不辍,写下《多余的话》表达一个文人为中国革命探索和献身的心路。1935年6月18日晨,瞿秋白写下绝笔诗从容就义,年仅三十六岁;一代社会学家、散文作家、文学评论家为中国革命献出了一切。

      这是一个党的早期领导对中国特色革命思想和文化教育的创新:瞿秋白不仅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中不断为中国革命前路做出思考、而且还勇于检讨自己,体现了一个革命者的光明磊落;他不仅博古通今,还将知识传授给更多的年轻人,培养出一批忠于党的新人,体现了一个党的早期领导的长远眼光;他在党的艰难时刻勇敢挑起临时中央领导的重担,又在党最需要时毅然赶赴前线,体现了一个党员勇于担当、无私无畏的气魄。

      五、结语

      瞿秋白是党的战士,在其生命短短36个春秋中实现了许多创新:

      他是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理论和道路的先行者,是近代中国先进文化开拓者;他最早分析中国民主革命与旧式资产阶级革命的性质区别,最早提出和反复强调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他是向中国人民全面介绍和阐述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第一人,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正确评价鲁迅的第一人,是十月革命后我国最早采访苏俄并向中国人民系统真实报道的新闻先驱;他是党的第一张日报《热血日报》的主编,他根据曲谱译配了我国第一首完整可传唱的《国际歌》歌词,他是第一个倡导汉字改革、写出《新中国文字草案》的学者。

      在瞿秋白诞辰120周年之际,回顾其短暂而光辉的一生,今天的人们仍为其名言“为大家辟一条光明的路”深深感染。瞿秋白兼有革命者和文学家身份,他在大变革时代的自由思维方式、独立个性特征、优良意志品质和永不满足的进取心淬炼出他“敢为天下先”的气概与创新精神;此精神无论在当时的革命年代、还是在今天中国辉煌的改革开放新时代都熠熠生辉,值得我们学习传承!

    (作者系民建上海金融工委会员,申能集团财务有限公司风险合规管理部高级主管)

    责任编辑:范可新
    民建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民建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信息中心 电话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站内地图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吉祥里208号(100020)电话:010-85698008传真:010-85698007邮箱:webmaster@cndca.org.cn

    您是我们的第个访问者,备案号:京ICP备0503821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